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03章 番外:葉棗

作者:雪中回眸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漂浮在半空的葉棗看著面前熟悉的人,裂開嘴笑了。

    她想啊,這個人真有意思,對著紅桃這樣一個小丫頭,也能隨意裝的很像。

    絲毫不露出一絲不同來。

    想來,她是個很厲害的人,也許她真的活得下去呢?

    葉棗一直漂浮在梁上,看著下面榻上躺著的女子。

    一樣的面色蒼白憔悴,但是又有不一樣的,她看見那個‘葉棗’花銀子,叫紅桃給她改善伙食。

    其實,她確實有點銀子的,其泰留下了一百兩,一百兩不多,可是也能用。

    進府半年,也多少有些月例銀子,雖然少,也被克扣,但是畢竟還是有的。

    只是之前,她不想這樣過日子罷了。

    嘆息一聲,她附在梁上想,她是不夠聰明呢?還是沒有信心能活下去呢?

    或者,她根本就是厭倦這爭斗吧?

    什么都沒有做,就已經被人算計至此丟了命了。還要如何呢?

    魂體虛弱,她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有意識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再次有了意識的時候,這錦玉閣已經不同了。

    紅桃已經不在了,倒是多了兩個小丫頭,她聽見那個葉棗叫她們阿圓和阿玲。

    而后,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好了。

    不再是病弱的樣子,反倒是唇紅齒白,美不勝收。

    她很意外的看著,她想她有那么笑過么?

    沒有。

    她雖然生的絕色的容貌,可是因為不自信,從不會那么笑,笑的妖嬈又魅惑卻偏帶著一絲純潔……

    叫人無法將她想成什么出身差的女子。

    再然后,她就看見四貝勒來了。

    說來諷刺,死后才真的見到了她所謂的夫君。

    然后,她看著自己的身體下跪請安。

    本該是戰戰兢兢的,但是她在梁上,卻看見了下面被四貝勒叫了起之后,那葉棗眼中一閃而逝的不在意。

    與她想的所有情形都不一樣,占據了她身子的女人很奇怪。

    她并不盡心邀寵,也沒有誠惶誠恐的伺候……

    葉棗從來不知道,女子還可以這般處事。她倒像是深受寵愛的女子一般叫四貝勒看在眼里。

    然后,失去意識的時間更長了一點。

    再有意識的時候,錦玉閣里,已經很多人了。

    還有一直活潑的狗,甚至有了太監伺候。

    那個穿著粉紅旗裝的,真的是曾經的自己么?

    她有點懷疑。

    似乎,已經過去了幾年的樣子,那人長高了一些,長大了一些。

    精神極好,樣貌……也更美了。

    看來,她一直過的極好。

    葉棗趴在梁上,有些好笑的想,看來,真是自己不成,換了個人不就過的很好么?

    再次見著四貝勒的時候,梁上的葉棗幾乎驚訝的摔下來。

    當然,她沒有實體,也摔不下來。

    她親眼看著四貝勒對下面的葉棗寵溺的眼神,以及甚至不計較她說話不守規矩。

    那一聲聲親昵的小狐貍,葉棗聽不出輕賤。

    似乎這個男人真是這樣親昵的稱呼一個女子,只是親昵罷了。

    哪怕有時候他叫一聲小狐貍精,也不是輕賤。

    葉棗覺得自己幾乎要落淚,如果她能的話。

    似乎,她一生的委屈和不甘心都在這瞬間就消失了。

    原來,這世間并不是容不得她這樣的樣貌。

    原來她的夫君也不是個膚淺的人。

    原來她這樣的樣貌,也是可以活的肆意張揚的……

    像是完成了所有的心愿,梁上的葉棗漸漸的覺得自己在沒有力氣了。

    她很清楚,自己要走了。

    去哪里,尚未可知,但是她一點都不怕。

    占據了她身體的這個人這么聰明,這么厲害,一定會過的很好的。

    并不知道自己漸漸消失,葉棗只是永遠的沉寂下去,再也不會有意識了。

    或者以后還會有別的感覺,但是再有感覺,也永遠不會再是葉棗了。

    因為這世間,只有一個葉棗,就是如今坐在四貝勒懷里的那一個。

    似有所感,葉棗抬頭看向梁上。

    四爺也跟著看了一眼,雕花的梁上空空如也:“小狐貍看什么呢?”

    “唔,沒有,就是隨意看了一下。”葉棗收回目光,看四爺:“爺今兒衣裳穿的真好看。”

    她方才覺得,似乎有一聲嘆息,可是又不是耳朵聽見的。

    輕輕在心里搖頭,覺得自己一定是昨夜沒睡好。

    也確實沒睡好,昨夜亂做夢來著。

    于是,四爺還沒來得及回答她的話,就見她又道:“今兒得早些睡,好困哦。”

    四爺摟著她纖細的腰,確實是寵溺的:“那就一會吃了晚膳早些睡。想吃什么?”

    葉棗靠著四爺,掰著手指說了幾樣。

    四爺點頭,就叫人去傳話了。

    小狐貍不過是愛吃些,四爺覺得這樣很好。

    這一天夜里,四爺克制的只與她來了一回,就放她睡覺了。

    不知過了多久,葉棗從一片荒蕪的夢境中睜開眼。

    將手放在胸口,她有點喘息得想,到底是夢見了什么呢?

    為何睜眼的瞬間就都忘記了?

    身邊四爺睡得很沉,將她抱在懷里。

    聽著外頭不知什么時候開始的雨聲,葉棗又閉上眼。

    安靜的屋子里,只聽見外頭的雨聲以及身邊人的呼吸。

    葉棗漸漸安心下來,雖然還沒有什么感情依賴,但是這人已然是最熟悉的人了。

    她今夜心緒雜亂,覺得四爺在她身邊極好。

    終于再次睡著,這一次就是一夜到了天亮。

    睜眼時候,四爺早就不在了。

    阿玲笑盈盈的道:“主子爺說了,過幾日就來瞧您。您起來用膳吧?”

    葉棗嗯了一聲坐起身,心想昨夜亂糟糟的,真心不知道夢見了什么。不過這倒是不重要。

    眼瞅著就是中秋了,進府兩年多了呢。

    琢磨著,就接到了前院賞賜的東西。

    不過是尋常東西,但都是四爺的心意。

    葉棗謝過來送東西的太監,從那一堆東西里看見一個茶葉罐子笑著指了指:“這個好,用起來吧。”

    日子就要這么歡歡喜喜的過。昨夜那樣的夢,她都懶得回憶。反正只是個夢而已。

    葉棗就是葉棗,四爺喜歡的,與四爺相伴一生,生兒育女的葉棗。從來就只有一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