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05章 番外:病

作者:雪中回眸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不過,也不是新人,之前也是阿圓幾個親自帶起來的。

    所以,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后,很快就鎮定起來。

    先扶著葉棗進了內室躺下,衣裳都沒脫下來,第一個到了的是弘昕。

    正好弘昕進宮來,迎面遇見了小亭子。

    小亭子二話不說就把事情說了。

    太子爺是主子親生子,沒有不能說的。

    弘昕哪里還顧得上進宮是做什么來了,提腳就往毓秀宮去。

    太子爺的太監機靈著,忙出宮去給八爺九爺傳話去了。

    四爺正在見大臣,小亭子不能直接進去,但是門口蘇萬福聽了話,哪里敢等皇上忙完了。

    忙著進去就親自上去跟萬歲爺把事情說了。

    四爺都沒聽完,手里的茶盞嘩啦的一下就落在了明黃的桌上。

    上頭圣旨濕了好幾本,四爺一句話也顧不得說,起身就走。

    臣子們見皇上如此,也不敢多問,忙恭送萬歲爺。

    還是蘇萬福想了想道:“諸位大人先請回吧,怕是今兒萬歲爺和太子爺都不得閑。倘或有急事兒,那奴才一會再跟太子爺說?”

    眾人面面相覷之后,心里就都有點數了。

    這奴才的意思是,怕是皇貴妃娘娘不大好。

    除此之外,后宮如今也沒什么人這么叫皇上著急了。

    如今皇上走了,太子爺也不得閑,那只能是皇貴妃娘娘了……

    都忙道沒事,何況又不是什么大事,誰這時候不開眼呢?

    這一輩子了,皇上寵愛皇貴妃,到這個節骨眼上,誰找死去?

    毓秀宮里,弘昕不知所措的站在內室榻前,見四爺來了上前一步拉四爺的袖子:“皇阿瑪……額娘怎么了?”

    縱然已經是二十多的大小伙子了,自己也做了阿瑪的人,可是這會子慌亂的像是個孩子一般。

    四爺堵著心,擺手:“沒事。你額娘沒事。”

    太醫戰戰兢兢跪著一地,給皇貴妃娘娘請脈。

    半晌又戰戰兢兢的回話:“回萬歲爺,太子爺的話,娘娘這是精氣不足,睡眠不足的緣故……醒來就好了……”

    四爺沒說話,只是涼涼的看了太醫們一眼,然后走到榻前坐下來拉著葉棗的手。

    拉著的是葉棗的手,但是他說的話卻是對太醫:“皇貴妃若是今日不醒來,你們自盡便是了。”

    太醫們惶恐至極,可也知道,娘娘要是有個好歹,只怕是真的要死了。

    弘昕抿著嘴,一句話也不說。

    他腦子亂的很,額娘怎么就這樣了?

    弘旭和弘齊趕來,又過了半個時辰。

    兩個人前后腳進來,都顧不得請安,茫然的看弘昕。

    “額娘……忽然暈倒,太醫說是精氣不足睡眠不好的緣故,醒來就好了。”弘昕無力的安慰弟弟們。

    弘齊最小,真的嚇著了,半晌不會說話。

    弘旭也沒說話,只是擠過去,蹲在榻前看著葉棗蒼白的容顏。

    也不跟四爺打招呼,只是伸手摸了一下葉棗的臉,然后就那么蹲著。

    四爺輕嘆一聲,在弘旭頭上摸了一下:“別怕,你額娘會醒來的,醒來就好了。”

    弘旭點了個頭,還是不說話。

    父子四人就這樣都在內室里候著。

    半個時辰之后,太醫還是用了銀針刺穴,才叫葉棗醒來。

    葉棗醒來,本該是喜事的,可她一睜眼,還沒來得及與四爺說句話,就忽然張嘴哇的一聲吐了一大口血。

    只這一下,四爺臉整個白了。

    弘齊大叫:“額娘你怎么了!”

    然后就見葉棗又一次昏迷了過去。

    “你們快看!”弘昕踹了一腳太醫。

    太醫們忙請脈。半晌還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醫抖著手:“娘娘這是……這是……脈象紊亂,臣學藝不精……”

    弘齊一腳就踹過去了,全不管這個太醫年紀大了。

    “方才是誰說醒了就好了?啊?你們醫術不精做什么太醫!”

    院判忙磕頭:“臣有罪,臣該死。”

    可院判擅長的不是這個啊。

    “還不趕緊將所有擅長這些的太醫都叫來!等死么?”弘旭怒道:“馬上去找民間的神醫來!”

    這時候沒有人會反對他,便是皇上和太子爺都沒說話也沒人反對。

    很快就有人去了。

    不過,葉棗沒有那么難醒來。

    不過又是一個時辰,她就在新來的黃太醫的銀針之下醒來了。

    也沒再吐血。

    “我昏迷之前好好的,忽然就眼前一黑,這是怎么了?”葉棗自己也疑惑。

    “你別怕,朕已經查了。”四爺拉著她的手,一肚子話不好說。

    他怕啊,怕有人下毒之類的。

    畢竟她這病來的蹊蹺極了。

    弘齊見葉棗好生說話,一下子就哭出來了。

    葉棗抬頭看他無奈嘆氣:“好了,這不是沒事?哭什么?”

    還沒哄好小的,就感覺手上疼。

    低頭看,是弘旭紅著眼眶咬她的手背。

    四爺都好笑了:“還叫你額娘疼?”

    “也該!額娘叫我們心里疼,額娘手疼還吧。”弘昕也瞪了葉棗一眼。

    葉棗伸手在弘旭臉上摸了一下,又看弘昕和被弘昕拍后背的弘齊:“好了好了,額娘的錯,都別鬧了。”

    幾個孩子也知道如今是好,可是誰知道是為什么昏倒的,哪里敢鬧?

    何況,額娘吐血了!

    直到次日一早,回了直隸探家的陳太醫被催著回宮,才徹底搞清楚葉棗的情況。

    “臣探查娘娘的脈象,起先是因娘娘心緒浮動的緣故,才會忽然昏厥。敢問娘娘可是想起了過去的事?”陳太醫年紀不大,也就三十多,不過醫術是很好的。

    “沒有啊……”葉棗想著,忽然頓住:“有。前夜我確實夢見了過去一些小事。”

    四爺皺眉看她,又不好打斷。

    “那就對了,娘娘夢里夢見過去心緒難平,又因娘娘早年傷過肺腑,雖然當日救治及時,但是到底傷的厲害。若是娘娘一時昏厥,自然醒來也好,就不會有吐血的事。但是娘娘被銀針刺激醒來,雖然吐血了,但是卻也是好事。就此將積年舊傷診治過,調理好了,不至于以后受罪。”

    “能調理好?”四爺沉聲問。

    “回萬歲爺的話,是可以調理好的。娘娘底子還不錯,當初的傷勢雖然嚴重,但是救治也沒問題,只是當初怕是修養的時間短了些罷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