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37章 和張梁決戰一

作者:思行000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張梁在收到挑戰書后的第四天凌晨,讓所有黃巾力士一起打著他的旗號,從下曲陽城西門出城,而他則帶著幾百親衛,夾雜在一萬普通黃巾軍精銳中,從下北城門出城。

    剩余的黃巾軍,張梁分成了兩隊,然后讓這兩隊人馬配合自己,在同一時間從東門和南門出城。

    至于他們要去的地方,張梁定在了常山一帶,只要他們能夠擺開呂布的追擊,那么,他們在常山一帶不難匯合。

    張梁計算過,從北門或西門出走很容易引起呂布的重視,因此,他讓黃巾力士打著他的旗號。至于走北門,張梁這是不得不為之,他若是從其他門繞道去常山一帶,需要大量的時間,時間一長,呂布可能會發現他在那一路出走,那樣要是呂布放棄其他路來追擊他,可就麻煩了。

    為此,張梁特意在所有普通黃巾軍中挑選了一萬精銳,帶著從北門出走。

    張梁分兵四路出城,那動靜大得張梁想隱瞞都隱瞞不了。每路軍里的火把,能照亮半邊天,而引起家畜的啼叫聲,在寂靜的凌晨,是清晰地傳出下曲陽的。

    這幾天,呂布一直都是磨刀赫赫的,因此,他得到斥候傳來的消息后,便第一時間下令全軍集合,然后,根據黃巾軍出動的情況,讓除了曹性和張遼外的將領,各選擇一路黃巾軍追擊的。

    此時,斥候軍已經被呂布安排去打探情報,和配合著管亥等人守衛營地了。

    對于立功的機會,將領們怎么會不動心,因此,顏良第一個出列說道:“主公,我們有過對戰黃巾力士的經驗,因此,末將請求前去追殺從北門出逃的黃巾力士。”

    呂布對此沒有立即回答,他看著面前的眾將,說道:“關于玄武軍出戰黃巾力士,你們中有沒有人持不同意見的。”

    呂布見眾將都默不作聲,便說道:“嗯!既然眾人都不反對,那出戰黃巾力士的任務,就由玄武軍來完成了。”

    顏良回列,然后,顏良和文丑同時說道:“末將領命,保證讓張梁的黃巾力士灰飛煙滅。”

    對此,呂布點頭為他們壯志,然后說道:“那,從東門逃走的大股黃巾軍,由誰來負責呢?”

    聞言,龐德出列說道:“從北門出逃的黃巾軍只有萬余人,那就由主公親自帶親衛軍追擊,我帶著白虎軍走東門追擊。”

    魏延跟著出列說道:“主公,由我帶著朱雀軍去追擊,從南門逃出來的黃巾軍吧!”

    呂布見眾將都沒有反對,便說道:“好!我們這次追擊,務必要揪出張梁以盡全功。只要能誅殺了張梁,那么他剩下的部下,我們可以順勢剿滅。”

    “只不過,你們在追殺黃巾軍的時候,一定要利用好騎兵的優勢,同時,一定要利用起弓箭殺敵。”

    呂布見分派好了,便讓眾將領各回各軍隊伍前。

    呂布站在大軍的前面,看著出于寂靜的軍陣,想到,張梁一心想要逃竄,因此不敢誓師。可自己與他的處境不同,因此,還是要進行簡短的誓師的。

    呂布等管亥、許褚他們回到軍隊前方后,便大聲說道:“出征的這幾月里,我們遇到許多麻煩,不過我們都堅持走到了這里,這是我們自豪的事,不過,我們堅持走到了這里,所為的是什么?”

    “我想應該是為了殺敵立功吧!而立功又是為了報國。”

    “現在,正是我們立功的機會,我們平時流的汗水,在這個時候,是要好好收取回報的。”

    “在戰場之上,唯有真正的勇士能夠存活下去,我們想要立功,就要敢打敢拼。”

    “我會和大家一起殺敵的!你們英勇的身姿,我感同身受。”

    “我們共同殺敵立功吧!這是我們的使命。”

    隨后,各軍開始行動起來,由于呂布所有的馬匹,都優先分陪給出戰士兵,因此呂布的騎兵,都是身穿鐵質盔甲,然后一人雙馬,帶著許多羽箭、干糧和涼開水的。

    斥候軍同樣一人雙馬,斥候軍要全力為呂布他們提供情報,這樣呂布他們才好追擊黃巾軍,這是呂布提前布置好的。

    呂布和典韋帶著親衛軍,朝著下曲陽北門趕去,呂布他們是騎著馬的,因此,呂布不急著追趕。

    呂布想尋找到對自己有利的地勢之后,才與黃巾軍起沖突,這是呂布的算計,呂布之所以不用斥候軍這一千騎兵來追擊黃巾軍,在這時候就體現了呂布的用意。

    呂布沿著大軍行走的痕跡,再根據斥候提供的情報,很快就掌握了逃走的黃巾軍的動向。

    呂布騎馬行走在親衛軍中,不過,他身邊的許褚卻說道:“追擊黃巾軍容易,可是,如果張梁只是想自己一個人逃走,那我們想斬殺張梁的目標就很難實現了。”

    黃忠聽了,說道:“主公,張梁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因此,他只能是在逃走無望的時候,才會果斷地選擇一個人逃走。”

    成廉說道:“我們的斥候,有許多都在盯著逃跑的黃巾軍,他們若是發現有疑是張梁的人,想脫離黃巾軍隊伍,應該會在監視著的同時派人通知我們的。”

    典韋說道:“如果張梁一心想要逃走,那么,他一定會讓人攔住我們的斥候。”

    呂布說道:“如果逃跑的黃巾軍隊伍有反常的情況,那么,斥候軍會重點照顧的,而且,我們這些追擊的騎兵,在這時候,會立馬撲上去的,甚至,往其他方向追擊的騎兵,都會前來包圍的。”

    “我相信,張梁是不會讓每路逃亡的黃巾軍,都自亂隊伍,來擾亂我們的。至于原因嘛!一,張梁沒有本事,做到指揮大部分的黃巾軍如同使用手臂的;二,張梁既然分兵來分散我們的注意力,那他就不會這樣做,不然,他分散兵力,不是就好讓我們消滅他們;三,短時間內,張梁是沒有時間來進行復雜的布置的。”

    黃忠說道:“這么說來,真正的決戰,只是我們其中一路騎兵,來和張梁進行的。”

    呂布回道:“嗯!就是這樣,我們每路的騎兵都不多,張梁是有底氣相信,他會逃脫我們追擊的。”

    許褚道:“這樣,我們真能斬殺張梁嗎?”

    呂布笑道:“所以,我們一旦發現張梁的蹤跡,就不能放過,我們殺他的機會,只有一次,因此,我們是馬虎不得的。”

    典韋道:“慌亂之中,一個疏忽都會讓他逃走的。”

    呂布說道:“你們已經把張梁的具體情況告訴了士兵,那么,我們幾百雙眼睛尋找,還找不到他嗎?”

    “我再告訴你們,我們走了后,管亥他們會立馬進駐下曲陽的,因此,張梁可以說是插翅難逃。”

    成廉說道:“這樣啊!那主公為何不提前告訴我們呢?”

    呂布說道:“大家都想追殺張梁來立奇功,因此,我若是提前告訴大家,下曲陽中可能藏有張梁,那大家的熱情不是大減了。”

    黃忠說道:“確實,我現在聽了之后,熱情都減了些。”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