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6章 見靈

作者:蕓生夏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說話了……它居然說話了?!

    艾寧震驚到合不攏嘴,直愣愣的盯著面前這只靈。

    “穆連,”她魂不附體似的,看著那靈道,“你聽到它說話了嗎。”

    穆連明顯也驚呆了,好半天才答:“嗯,我聽到了。”

    “太好了,你也聽到了。看來不是我精神有問題。”

    艾寧仍舊沒回魂,邊說還邊傻乎乎的點頭。穆連也覺得難以置信,十分警惕的看著那只靈。畢竟靈能顯形就已經很少見了,能開口說話那簡直就是聞所未聞,說出去恐怕誰都不會信的。而且它剛剛是不是說了“水玥一族”?

    穆連下意識瞥向艾寧。小家伙的確是擅長御水的兵人一族,也就是水玥一族的后代,可她本人對此并不知情。不止對此,她對很多與兵人有關的事都不知情,因為從來無人對她說起。

    對這個世界來說,兵人早已是不存在的生物。他們早在那場上古戰爭后,便隨著柯古一道被消滅了。穆連也只告訴過一些她不得不知道的事,但還沒有系統的講過。

    穆連“錚”一聲收劍入鞘,禮貌問道:“閣下是何人。姓甚名誰,何時亡故,又在此地呆了多久。”

    那靈聞言將頭轉向穆連,將他上下打量了兩遍,然后沉聲笑道:“你……焰生?”

    穆連頷首:“是。”

    “呵,”那靈淡笑,“想不到啊想不到,這么長時間過去,焰生的血脈竟由魔族轉到了瑞獸身上。真是滄海桑田……”

    艾寧悄悄湊到穆連邊上,小聲問:“你們說的‘焰生’和‘水玥’是什么啊?我以前怎么沒聽過。”

    穆連也向她側身,低聲極快道:“出去之后我再告訴你。”說完他又馬上站正身子,對那靈道:“閣下還未回答我的問題。”

    “……”那靈頓了片刻,對他苦笑道,“你的問題,我恐怕無法全部回答。我在這地方呆的太久了,久到名字都已經忘記了。我只記得,我與她一樣,同屬水玥一族。以及,我是因何而亡。”

    一提及自己的死亡,那靈的表情突然變得狠厲起來。艾寧與穆連互看一眼,皆是明了,看來這靈的強烈執念該是由死因而生的了。

    艾寧也向它一揖手,禮貌問:“那請問前輩,是因何而亡?”

    那靈冷哼一聲,憤憤道:“是因小人而亡。當年,我由柯古創造,以兵人的身份誕生于世,不過我和別人不一樣。同為戰爭兵器,我卻沒有上戰場,而是成了這地下保管室的看守……”

    之后,據那靈所說,這遺跡的確是柯古和月族混在一起之后,由當時的月族人建造的地方。表面是專門用來供集會時使用的場所,但其實,是暗中藏匿貯存兵人心魂的地方,以防被他們奪回去。

    當時,柯古和月族達成一致,侵略和打仗統統交給月族,而他只負責待在后方,專心造他的兵人就好。于是為了更好的控制那些上戰場的兵人,柯古將無數顆心魂交給了月族。然而那些月族卻不知道,他們拿到的心魂,僅僅只有“一半”。

    柯古為人狡猾多疑。他害怕自己若將兵人的全部控制權交給月族,一旦有一天他們想除掉他,將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于是,他將每一個心魂都一分為二,一半制成單個全部交給月族,另一半由他融合成一個,留在手中以備不時之需。

    “照前輩所說,既然月族在這地方藏心魂是為了防止那些兵人來搶回心魂,那為什么他們還要把這里布置的對兵人暢通無阻?迷陣是遇兵人消散,密道也是以兵人血為鑰匙……”

    這些問題就在艾寧心里扎著,要是不問出來弄明白她心里不舒服。

    那靈道:“這并不奇怪。這座保管室的看守不止我一人,還有其他兵人與我輪換守衛。而我們互相都不知道對方是誰。”

    “那閣下的死……”穆連后半句留白,試探著說。

    “……我的死。”那靈語氣冰冷,垂下眉眼,卻漸漸揚起嘴角,笑出聲來。聽得人毛骨悚然。

    靈道:“我的死,就是個天大的笑話。那個時候,戰爭已經持續了很久。月族守不住他們攻占的土地,節節敗退。而我終日守在這里,看著墻上的心魂一個個破碎。‘喀嚓’一聲,那么輕巧,一個人就沒了。從那時起,我開始想要脫離他們的控制,可我試了很多方法,還是不見成效。

    “后來沒過多久,忽然有一天,一個月族人偷偷下到這里,他找到了我,向我說了一個計劃。他說他是月族中的一脈旁支,說如今月族大勢已去,可那些人仍不肯收手停戰。所以他們一脈與別族達成協議,想解放兵人,從內部瓦解戰爭。

    “既要解放兵人,最直接的辦法當然就是助我們拿回心魂,于是我把我們的心魂被柯古一分為二的事情告訴了他。之后沒過幾天他就又來了,還為我帶來了一個咒術,告訴我那個咒術可以讓我和我的心魂暫時斷開連系。”

    “呃,什么叫‘與心魂暫時斷開連系’?”

    艾寧忍不住有此一問。她眼下注意力已全被從前的故事吸引,完全沒注意到旁邊的穆連此刻神情有異。

    “小姑娘你應該知道吧,”靈說,“我們的心魂連著心臟,就算只是捏一下都能讓我們痛不欲生,但只要能與心魂斷開連系,就算只是暫時的,以我們的能力想奪回心魂也是輕而易舉。”

    “啊,這個,可不就是這樣兒嘛,前輩說的是呀,輕而易舉,綽綽有余,哈哈哈……”

    艾寧笑的尷尬,心說這些事兒本姑娘聽都沒聽過,還“應該知道”,應該知道個屁呀。

    “咳咳。”穆連清了下嗓子,自然的接過話頭,問:“那請問閣下,那個咒術,是否真的有那個效果?”

    那靈臉上陰戾更甚,連靈體都開始顫動,似乎變的極不穩定。

    “有效,當然有效……”靈的聲音變得低啞,“不然我當初也不會那么深信不疑,最后落得個慘死于此的下場……”

    “前輩這是何意?”艾寧正色問。

    靈低下頭,一聲嗤笑。“那咒術確如那月族所說,能夠暫時斷開本體與心魂之間的連系,我也試著用過兩次,并無問題。可惜,我太容易便放下了戒心,竟絲毫沒有察覺,那咒術在施放的同時,也在不斷損壞心魂。”

    “——!!”

    艾寧聽得不由倒抽一口氣。使用的同時會不斷損壞心魂,也就是說用得越多,離死亡就越近。

    “難道那月族沒把這件事說出來?”她大聲問。

    那靈抬起頭,看向她的眼中充滿了憤怒。“他當然不會說,因為這事關我們的計劃。當時為了奪回我們的心魂重獲自由,那些月族決定分兩路行事。一路去奪柯古身上的心魂,一路來我這里,由我幫他們偷出心魂。

    “因為我是看守者,我的一半心魂并沒有和其他的一起放在這里,而是直接拿在主戰派那些月族人的手上。他們將我的心魂做成玉樨,嚴密監視我的動向,我不能離開這里,所以只能由外人進來把心魂帶走。可心魂一旦被人拿取移動,布置在這里的結界就會打開,而月族也會即刻派出精兵包圍這里。至于之后的事,我想你們猜也能猜到了。”

    故事聽到這里,艾寧總算明白。難怪那找過來的月族會帶來那個所謂“暫時斷開連系”的咒術還不讓這名看守知道那咒術有副作用,原來就是指望由他來解決掉包圍過來的月族精兵,至于他的死活,或許根本就不在計劃的考慮范圍之內。

    這做法未免也太齷蹉了。艾寧一邊想一邊環顧四周,看著一地枯骨,不自覺攥緊拳頭。

    她幾乎能想象出當時這室里的情況:一個人拎著包袱不斷地往里裝墻上的東西,另一人正想辦法轟開結界。沒多久,衛兵來了。他們不斷地往里涌,領頭的看到那兵人守衛背叛了,當即拿出他的心魂想以此控制他,結果卻是徒勞。之后,兵人轟開了結界,打破了那道石門,拎包的月族帶著心魂跑了,而等兵人終于善后完,也想一道離開的時候,他的心魂,碎了。

    一切就這樣結束了。艾寧心道,按照傳說,后來柯古也被殺死在他自己的實驗室,接下來兵人重獲自由,戰爭也就此結束。之后就這樣,過了千萬年,而這個死在這里的兵人,也像這樣,無人知曉,在這里抱著仇恨過了千萬年……

    這未免太可憐,也太殘忍了。

    “小姑娘,”那靈忽然問,“你可能告訴我,自我死后,到底過了多少年,現今的世界又是怎樣?”

    “哦,前輩勞心了。”艾寧道,“自那場上古之戰早已過了千萬年,現今天下太平。而且據說當時在有人偷出兵人心魂之后沒多久柯古就死了,兵人一族重獲自由,戰爭也就那么結束了。”

    她盡可能把現實說得好,隱去戰后兵人遭到各族驅逐追殺,以及現在仍有人打兵人主意的事實。

    “是嗎……”那靈低下頭,似乎是笑了,道:“要是這么說,我死的還算有些意義。那月族呢,他們可還在?”

    “還在。”穆連答道,“現在大半個玄明均由月族莫氏統治。”

    “什么?!”那靈突然又驚又怒,“你說哪個氏族統治!”

    穆連淡定重復:“月族莫氏。”

    “……”那靈慢慢平靜下來,轉而爆發出一陣輕蔑的狂笑。“莫氏,莫氏。真是好啊,好得很啊。他們總算是踩著我的尸骨,爬到那萬人之上的位置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