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九章 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上)

作者:奧洛爾史官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莊赦割開手指的一瞬間,清安和云陟明兩人臉色大變,云陟明瞪著莊赦高聲喊道“你瘋了!在這種地方把真血放出來!”

    莊赦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發現自己的血以一種極為可怖的形式在一瞬間蒸發殆盡,血紅色的蒸汽彌漫在周圍的空氣中,緩緩地失去色彩,隨后整個空間都顫動起來。

    “地震?”這是莊赦和清安的第一反應,西陵衛們帶上周智,跟著清安直接朝上層沖去,來到了下層的入口。但是到了之后,他們發現,似乎并不能從這個方向離開。

    駭人的震波搖晃著整個山體,插在巖壁中的鐵棍被紛紛從巖壁中震了出來,而懸在巖壁之上的鋼鐵甬道也都因為失去了鐵棍的固定,紛紛墜向下面的地火暗河。整個鋼鐵甬道都在崩塌,從最上方向下不斷墜落著。

    而更為駭人的景象在那后面,巖壁之上原本是用來插入那些固定用甬道的鐵棒的孔洞之中此刻像是泉眼一般噴出著白色的泉水,但是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那些并不是泉水,而是從那一個個小孔中瘋狂噴出的白色卵粒和人面蟲。

    顯然,這邊走不通,而現在也只能轉頭回到地下,而當他們轉頭的時候,他們發現,兩側的走廊中此刻已經完全被身上泛著奶白色光芒的人面蟲覆滿,那一張張令人作嘔的人臉上滿溢著渴望與貪婪。

    清安看了眼旁邊的云陟明,嘆了口氣,隨后一揮手,他們周圍出現了一片扭曲的空間,仿佛是一道空氣墻一般,所有意圖突破那空氣墻接近莊赦的蟲子都被燒成了灰燼。

    “慢點走,離我近一點,”清安低聲說道“往下去,下面應該還有一個能離開這里的密道。”

    眾人在走廊中圍在清安周圍,艱難地往下蹭著。周圍滿是想要接近的人面蟲,而莊赦看著周圍的情形,有些納悶,便開口問道“這,這是怎么回事?”

    “你讓云陟明跟你說。”

    云陟明看了眼清安,眉頭微蹙“您要我說哪種?這事的說法可太多了。”

    “你知道哪種說哪種。”

    “真血象征著神的眷屬和神的權威,而這里,也是屬于一位神的領域,兩者針鋒相對,自然會引出仙蟲,”云陟明口中迅速地吐出清晰的話語。但是聽了之后,莊赦馬上意識到情況不對,這一路上一直都是自己得到各種信息,云陟明連個書頁都沒翻過,她怎么會知道人面蟲是神的?

    他看了眼清安,清安眼底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狡黠,他明白了,清安再幫他從云陟明那里套話。在清安的視角里,云陟明可能遠比莊赦視角里可疑得多。而她這一番話說出來,莊赦心中大駭。云陟明此刻在龍子這個問題上所掌握的東西,可能不少于莊赦所掌握的。

    這讓他對云陟明心中多少起了些提防,最樂觀的可能就是她本來就了解很多這類的東西。但是莊赦卻完全不準備想得那么樂觀,在他眼里,云陟明可能也是一個尋龍子的人,而她跟在自己身邊的原因,就是他莊赦掌握了有關龍子的最多的信息。

    想到這,他身上有點發冷,以前他把云陟明想得太單純了,而當他發現云陟明可能涉及到龍子的事情的時候,心中不禁開始揣測她的立場。

    難道清明世也需要龍子么?

    他腦子越想越亂,而周圍看起來越來越多的駭人的白色蟲子,也讓他胃里不斷翻涌。他們不斷向下跑著,但是下面也不是什么清凈地方,早就有無數人面蟲候在那里了。

    他們不知何時已經下到了己未層,這里的墻壁也刷了一層白漿一般,滿是蠕動著的白色蠕蟲,但是這里的白色蠕蟲之間,則立著一個人影。

    沒等眾人看清那人影是誰,只見那人甩出一根飛索,纏住其中一名西陵衛,直接拉進了蟲堆之中,每兩秒,那西陵衛就被蟲子吞吃殆盡。而眾人也都看清了那人到底是誰。

    關越。

    腦袋被開了三個洞,肩也被打穿,但是他似乎還沒死,被某種未知的力量牽動著,仍然一手飛索,一手長刀站在那里,不斷向眾人逼近著。

    清安看到這場面,大喊一聲“繼續向下,”隨后帶著幾人繼續朝下面走,而關越則趔趄著腳步艱難地一步步追了上來。

    清安的呼吸越來越沉重,滿頭都是汗滴。莊赦也看出他難以為繼,但是心想著現在估計也沒什么別的辦法。

    但是當他們過了辛酉層之后,出奇地發現周圍的蟲子居然緩緩消失了,它們似乎在畏懼辛酉層下面的什么東西,沒敢再往前接近半分。

    他們幾人站在門前,莊赦看著上面的蟲子,又看了眼面前的一扇兩人高的大門,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氣喘吁吁的清安看著上面聚集在那里的蟲子們,嘆了口氣“這樣,據我所知這個大門后面就是出口,不過。。。”他癱坐在門上,吸了吸鼻子“你聞聞,里面的味道不太對。”

    莊赦沒等湊過去聞,就看到旁邊的姜小幺挪著步子走過來,拉了拉他的衣角,湊到他耳邊小聲道“里面的味道,很重。”

    “什么味道很重?”

    “青草味,我不確定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最好不要輕易進去。。。”

    莊赦微微點點頭,隨后湊到門前,果然,他在門幾米之外還嗅不到任何氣味,但是靠到門縫的位置的時候,巨量的青草氣味沖進了他的鼻子,這種味道單單嗅起來沒什么,但是他隱約間覺得這味道似乎正在攪亂他的思緒,急忙退后幾步,看著旁邊癱坐著的清安。

    “官正,這里面。。。是什么味道?”

    “我也不知道,打開門看看吧,”清安想要站起來,旁邊兩個西陵衛急忙跑過去將清安攙扶起來,而清安則朝著旁邊已經被剛剛的蟲海嚇傻了的周智“公主,走,這邊應該就能出去了。。。”

    “那。。。你要找的書呢?”

    “改天再來吧,今天找不到,是今天緣分不夠。。。”說著,清安輕輕地叩了叩面前大門的門環,大門震動起來,緩緩地朝兩側挪動過去,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與他們身后如同潮水一般的蟲海完全不同的景象。

    一棵樹葉顏色過于明快的粗壯的樹,就那樣在一個圓廳中佇立著,陽光仿佛從上方灑下來,這棵三人環抱恐怕都不能抱住的古樹上,傳來了輕靈的鳥叫聲。地面石磚上生滿了暗綠色的青苔,樹下,坐著一個少年,一個一身大人服裝,手中拿著一本書的少年,他們隱約間能夠看到那本書的名字。

    龍嗣仙書。

    莊赦一眼便看出了那個少年和他夢中見到的那個少年是同一人,少年看到他們走過來,站起身,微笑著,一雙青色的眸子盯著清安官正。

    “官正,您好。”

    “你是誰?”清安一手把周智護在自己身后,兩邊的西陵衛也都提起了警惕。

    少年笑起來,那笑澄澈得就像塵世間任何一個玩耍的少年一般“您可能和我不太熟,但是您身邊有一位,和我可是老朋友了,洪玄,您認識吧。”

    清安微微點頭,隨后繼續道“把仙書給我。”

    “啊?大人,您對我似乎還有些誤會,我之所以在這里,就是因為我不是很想把仙書給您。”

    “那我們就奪書了,西陵衛,上!”

    兩個西陵衛聽到這聲指令,一起朝那個少年撲了上去。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