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第120章、內戰(8)

作者:謝步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局勢對焦炎和陳倫愈發的不利。

    負責拱衛京城和總部安全的北部軍區拒絕發兵,緊接著就是各階段陣法連續查到陣眼被毀,而且都是不可修復的致命損壞。

    原來直屬于于越川的特殊事務部已經旗幟鮮明的參與了進來,面對這些經過專業訓練的高戰力殺神,警備戰士明顯不是對手,僅僅一千人就輕易的攻破了警戒防線,接近了中樞區域的邊緣。

    “一號那里還聯系不上么?”陳倫焦急的踱著步,身后的沙發上坐著面沉似水的焦炎。

    “還是聯系不上,一號的手機和備用手機都關機,警衛員也聯系不上。”情報處長緊張的回答道:“不只是一號,二號三號都聯系不上,現在整個中樞最高負責人就剩下您二位了。”

    由于陳倫剛剛提上來不久,而焦炎又常年在海外駐扎,所以二人之間不是很熟悉,更談不上信任,不過此時大敵當前,也由不得陳倫多想,畢竟在軍事指揮方面他幾乎可以說是個外行。

    “焦總,我想指揮權還是交給你負責吧,我從旁協助。責任什么的都是后話,咱們先度過這一關再說。”

    焦炎沒想到陳倫說話如此直白,對他的好感也增加了幾分,像他這種職業的作戰人員,最討厭的就是那些參謀的鬼話和推諉責任,他想了想后說道:“也好,不過我剛剛回國,對人員和戰力部署不是很熟悉,還麻煩陳總給我提供下中樞的布防圖。”

    雖然現在情況看似緊急,其實并沒有什么大礙,外圍淪陷了,但那都是些功能部門,真正的核心是中樞,這里的防御自成一派,只受議會的管理,并不聽從任何人的命令,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存在內部奸細的危險。

    而中樞的防御,那是經過真正的陣法大家設計,又加入了最頂尖的科技在里面,別說外面那些普遍只有三四階的作戰人員,就算是于越川親臨帶著十萬大軍,也完全奈何不了中樞的防御系統。

    如今最危急的,是高層全部失聯,這才是真正讓陳倫和焦炎心驚的事情,一旦高層遇刺或者被控制住,那才是真正的災難。

    “焦大人,這是中樞的兵力布防圖,請您過目。”

    情報處送來了一個圖片文件,經過投放儀器的傳輸,一副頗具科幻感覺的畫面浮現在了眼前。

    從圖片上來看,整個中樞系統呈現八卦形狀布局,共有八條路可供通行,分別為乾、坎、艮、震、巽、離、坤、兌。這幾條路線平時并無異常,但是一旦進入戰斗狀態,就會衍生出八條暗路,分別名為休、生、傷、杜、景、死、京、開。八明八暗十六條路,在陣法的作用下演變成六十四種變化,其中只有一條生路,若是敵人誤入其他路線,將會承受無窮無盡的陣法攻擊。

    而這些還只是固定的陣法,闖過了八卦陣,等待他的是一條幽邃的通道,這個通道只有入口沒有出口,在進入后通道后面自動關閉,將敵人困在當中。

    這條通道是華夏花巨資購買振金

    打造而成,只是為了困住人,振金能抵擋住十階強者的攻擊而絲毫無損,并且自動免疫所有法術和盾術,也就是說敵人一旦被困在通道內,那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沒錯,就是瓦坎達出品的那種振金,在華夏它還有一個別致的名字,叫做“九天玄鐵”。

    至于其他的兵力布置和陣法,就不在這里一一贅述了,可以說就算是一號想要帶人攻入,也絕無可能,因為中樞系統一旦監測到威脅自動開啟陣法,那么就必須要議會中三分之一的人同時操作才能將其關閉,目前議會一共十二個人有權限,那也就是說至少有四個人同意,才能將陣法關閉掉。

    在確定了防御不會被打破后,焦炎懸著的心放了下來,然而在擬定下一步行動計劃的時候,他和陳倫產生了分歧。

    陳倫主張主動出擊,依靠著中樞牢不可破的特性,由焦炎帶領一隊精兵殺出保衛,去尋找其他高層,并且調動其他軍區兵力來平息叛亂。

    而焦炎則主張堅守不出,他的理由是不知道叛亂的原因和兵力部署,中樞才是獵魔者的重中之重,這里有控制著那些大規模殺傷武器的按鈕,還有代表著軍權的信物,一旦這里有失獵魔者將萬劫不復,甚至整個華夏大地都將淪陷。

    其實他們兩個人都有個秘密隱藏在心底,那就是互相都不信任。焦炎怕自己一旦離開,陳倫會用什么手段損壞中樞的防御系統,雖然在布放圖上來看這個陣法毫無破綻,但是誰知道有沒有什么隱藏的后門,又恰巧被這個參謀部長所了解呢,他剛剛回國,除了一號他誰都不敢信任。

    陳倫也是一樣,他對這個空降回來的高層,也完全不了解,身邊有這個觀點不明的大高手,如果焦炎有傾向于越川的舉動,那么自己完全對他沒有辦法。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兩個人為行動爭執的時候,華夏各地的獵魔者,都迎來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

    “來了!”謝步東猛然睜開雙目,看向眼前站著的人。

    這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牽著爸爸的手緊張的看著謝步東,而他的爸爸正拿著手機拍攝著遠處的風景,仿佛對于眼前這個坐在地上的怪人毫不在意。

    就在謝步東打坐的時候,他感覺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在試探著他的實力,于是心念一動開啟了系統的屏蔽功能,將那股氣息阻擋在外,而睜開眼就看到了這一幕。

    他猶豫了一下,這兩個人給他的感覺都是普通人,然而謝步東并不認為自己的感覺出錯了,從那股氣息的角度來看,就是這個怯怯的小姑娘。

    “朋友,既然約我前來,為何還藏頭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啥?”那位爸爸以為在跟自己說話,有些不知所措?

    “既然有膽量相約,那就把話說在明處吧,閣下到底有何用意,還請指教。”

    “啥?”爸爸還是沒聽明白,他左右看

    了看,這個有點智障的年輕人好像就是在和自己說話,可是怎么就聽不懂他說的話呢。

    謝步東也感覺很焦躁,他能感覺到這個小女孩是個高手,他完全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息運轉情況,就這份實力絕對遠超自己,恐怕一旦動起手來只能依靠那些絕招來應對了。

    “我說,你!找!我!嘎!哈!”

    “女兒啊,爸爸帶你去那邊轉轉好不好。”剛剛謝步東站起身甩出那句東北話的時候,已經不經意的把身上的氣勢透露了出來,那一種渾厚的真氣外泄,讓這個不會武功的爸爸也感覺不寒而栗,他連忙拉著女兒離開這個讓他害怕的人。

    “。。。。。。”看著那對父女越走越遠,謝步東撓了撓頭,有點尷尬的自語道:“難道真的是看錯了?”

    “我說,你還能再二點么?”

    身后,一個仿佛機器合成的聲音傳了過來,驚得謝步東猛然回身,只見身后站著一個人,全身上下一襲黑衣,連面部都被黑罩蒙住,只露出一雙有神的大眼睛,不屑的看著他。

    怎么這些反派都喜歡穿黑衣服呢,你換個綠色的多好看,象征著希望和你們的人生。

    “朋友,既然約我前來相見,為何還藏頭露尾,不......”

    “行了,我知道了,你跟我走吧。”那個神秘人不耐煩的打斷了謝步東的裝逼,轉身向著后面走去。

    現在山頂上已經有不少的游客,可是對于這個打扮奇特的人大家卻都仿佛視而不見的樣子,完全沒有一個人向這里看過一眼。

    “喂喂喂,去哪啊。”謝步東在后面大喊道。

    神秘人并沒有搭理他,繼續向著后方走去。

    “喂大哥,那是懸崖,你丫想不開別訛我啊,我可沒....臥槽。”

    只見那個神秘人徑直向著懸崖走去,可是并沒有像謝步東想的那樣直直墜落下去,而是仿佛有一道看不見的橋般,托著他的身子走在半空中。

    在離開玉皇頂大概三十步左右,神秘人轉過身來對著謝步東做了個跟上的手勢,在轉過身去一步就邁入了虛空中,不見蹤影。

    山頂上那么多人眼睜睜的看著奇跡的發生,然而他們都仿佛沒看到一樣,該干什么還干什么。

    這是用了某種功法或者幻術,讓這些普通人看不到吧,謝步東暗暗想到,走到懸崖邊上,看著底下深不見底的樣子,他可不敢向前邁出那要命的一步,雖然他現在實力提升了,可是飛行還遙不可及,就算那什么飛行藥水飛行符的,也只能基于離開地面幾米的距離,若是使用遁符,從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憑著慣性也得扎入地心里。

    現在擺在謝步東面前有兩條路:跟著過去賭一把,還是繼續等待時機。

    對于這個選擇,謝步東毫不猶豫的就做出了選擇,他轉身回到了“岱山極頂”巨石前,盤膝坐下繼續沉思了起來。

    (本章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