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第121章、內戰(9)

作者:謝步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春節前后,獵魔者總部包括全國各地的分部,都是在戰斗中度過的。

    當普通百姓還在為了邁入新的一年而慶賀的時候,數不清的精英戰士一批又一批的死亡,這都是國家花費了大量資金打造出來的全能型人才,他們沒有死在對抗邪惡勢力的戰場上,而是死在了自己兄弟的手中。

    三巨頭之一“劍圣”叛變的消息迅速傳遍了華夏武道界和異能界,隨著這一重磅消息而來的,就是獵魔者中高層全部失蹤,目前主持還在主持戰斗的只有參謀部長陳倫、火德星君焦炎和情報部長蔣玉則。

    由于作戰部長吳鸞的失蹤,導致獵魔者各地軍團都陷入了癱瘓的狀態,為了防止其他軍團猜疑,各個軍團長都沒有趕赴京城參與救援,就這樣京城總部在敵人強大火力的攻擊下,終于在第四天打破了防御,攻占了中樞系統。

    特別行動部解救出了關押在甲字一號牢房里的于越川,但是劍圣卻拒絕領導反叛戰斗,他聲稱一號受人蒙蔽,是獵魔者中有敵人勢力的存在才導致的內戰發生,于是他將矛頭指向了剛剛回國的焦炎。

    焦炎在中樞被攻破后憑借著強大的實力殺出重圍,在北部軍區里接掌了指揮權,他分派出三萬人分四路沙奔京城,聲勢浩蕩的要奪回中樞,解救高層。

    如果這三萬人進入了京城,恐怕不只是獵魔者的災難,就算平民也會遭受劫難,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東西南三軍區的軍團長聯名制止住了焦炎的行動,他們聲稱獵魔者是隱于世外的保護著,不可因為內亂而將其身份公諸與眾,更不可造成平民的傷亡,如果焦炎一意孤行這三軍區將合力動用武力遏制他的行為。

    由于是獵魔者的家事,武道界只是在觀望,而沒有參與進去。

    但是異能界卻坐不住了,異能界不像武道界那樣有三大宗門能鎮壓住,有很多組織認為這是攀附上獵魔者這條大腿的好時機,于是紛紛站隊表態,一時間刀兵四起,劍影凌厲,大戰一觸即發。

    獵魔者總部,中樞。

    于越川身處一間密室之中,這里雖然沒有窗戶但是柔和的燈光照射的房間內很明亮,他的面前是一掌方桌,上面有兩杯清茶,于越川端起一杯輕輕抿了一口,向著對面的人說道:“現在的事態還在你掌控中么?”

    他的對面是一個白須老者,挺拔的身姿表示著其曾經在軍中服役的身份,他也端起面前的茶杯,卻只是聞了聞,又放了下來。

    看見老者不說話,于越川又說道:“你真的一點不著急么?照這個事態下去再打上一個月,恐怕獵魔者的家底有死光了,你知道我得到的情報來看,已經有多少人犧牲了嗎?各地戰斗和情報人員加起來足足有兩萬人都死在這場戰爭里了。”

    “小于啊,你還是這么沉不住氣。”老者開口道:“你確定你的消息準確嗎?”

    “您什么意思?”

    “兩萬人,這個數字只是為了讓‘他’相信,而公布出去的,實則雖有犧牲,也不過千人左右,為了能一勞永逸,這份犧牲值得。”

    “這不可能!”于越川驚得站了起來,雖然他相信老者不會騙他,但是他還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死亡19137人,這是前天零組給我發來的統計數據,就算有誤差,但是我絕不相信零組會犯下這么嚴重的錯誤。”

    “你呀,就是太自信,也太傲了。”老者站起身把于越川按回椅子上,繼續說道:“我知道你還糾結于當年的那件事情,可是那已經過去了,現在這場戰役關乎獵魔者生死存亡,你也應該放下執念,去配合焦炎把這場戲做足了。”

    “我配合,我一直都配合。”于越川沒好氣的說道,也就是這個老者,換個人敢提起這件事情他于越川非摔門而走不可。

    看著他賭氣的樣子,老者開心的笑了起來。

    “小于啊,你說你都一百來歲的人了,生起氣來還跟個孩子似的。不過你和焦炎這次還必須要把戲演好了,有什么矛盾以后再說,這是命令!”

    “是!”聽聞命令,于越川站起身鄭重的回答道:“保證完成任務!”

    在獵魔者中能給劍圣下達命令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已經“失蹤”的部長,陸吾。

    獵魔者,江南分部。

    一個房間中,此時聚集了很多人,他們圍在一張圓桌上爭執著什么。

    圓桌很大,圍繞著有22人,此時說話的是坐在東邊一個光頭男子。

    “老大,時機可以了,京城弟子傳訊說于越川和焦炎前天正式交鋒,一場大戰下來焦炎不敵,重傷敗退,而他帶來的人也大多被于越川的人斬殺殆盡,這兩個人實力相當,焦炎既然已經重傷,恐怕于越川也好不到哪去。”

    “我感覺還是應該慎重一下。”角落里一名老者粘著胡須說道:“于越川和焦炎不足為慮,但是陸吾那個老東西詭計多端,現在他下落不明,很可能是躲在某處張開了網等著我們去鉆,宗主我建議再等等。”

    “等等等,等到什么時候?要我說你們這些狗屁軍師就是畏戰,二十多年前你....”

    “放肆!”光頭的話還沒說完,坐在北邊的那名男子一聲暴喝,制止住了光頭。“方猛,注意你的言辭。”

    光頭方猛也感覺到自己的話過分了,他連忙向老者道歉,同時偷眼看了下主位上的那人,見沒有什么反應,他才悄悄地坐了下來。

    “諸位,我們舉手表決吧,同意軍師意見的請舉手。”

    二十二個人,贊同者寥寥無幾。

    “同意方猛計劃的請舉手。”

    大部分人都舉手表示贊同,他們也認為這是一個好時機,而對于軍師來說,曾經他算無遺策,但是自從那件事后,很少有人愿意再相信他了。

    “請宗主定奪。”剛剛呵止方猛的男子查完了票數后,將目光看向了他身邊的人。

    “諸位,你們害怕么?”那個主位上的人身子隱藏在燈光的后面,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他的聲音很柔和,但是聽在每個人的耳中就仿佛驚雷一般讓人不寒而栗。

    “宗主,我們不怕!”

    “胡說。”宗主笑道:“你們怕,不只是你們,我也怕,而且怕的要死,二十二...哦二十三年前,于越川勾結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一舉搗毀了我們的基地,圓桌議會曾經97名高層,如今只剩下了在座的諸位了,而且還有幾人是近幾年才提拔上來的。

    你們應該害怕,只有害怕了才能學會謹慎;只有害怕了才能知道動腦子,而不是像某個傻子一樣戰時就知道沖鋒陷陣!閑下來就濫殺無辜。”

    說到這里,他還笑了笑,但是方猛的冷汗卻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他哆哆嗦嗦的說道:“宗主,方猛知罪,還請宗主饒恕。”

    “你是有罪,不過我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這次行動由你做先鋒指揮官,你可敢?”

    “我敢!”聽到有仗可打,方猛的眼睛都亮了起來,他并不在乎對手是誰,他的目標只有兩個,將對方打死或者被對方打死。

    “我們觀望了半個月了,你們也都跟我匯報說沒有什么異常情況,那么就證明此刻獵魔者正是幾百年來最疲弱的時候,百余年來,我們努力的滲透進去,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天,如今敵人弱而我們強,他們的兩大戰力又同時負傷,此時不上,還再等待著什么呢?”

    眾人已經明白了宗主的心意,具都盤算起了自己的底牌和戰力,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一仗幾乎是必勝的局勢。

    只有那位軍師若有所思,最終還是輕嘆了口氣,沒有說話。

    “我宣布,作戰計劃正式開啟,方猛為前路先鋒,帶領一千精英弟子進入京城區域,等待命令。趙為、周創,聯絡各地分盟,準備接應......”

    眾人領命而去,大廳中就剩下了宗主、軍師和那個呵止方猛的男子,以及坐在圓桌最南邊的一個人。

    “秦鑄鋒,這么多年來獵魔者的線索一直掌握在你手里,如今該是收線的時候了,傳我命令,所有潛伏在獵魔者內的弟子,還有傾向于我們的人員,一律全員待命,等時機一到,全都集體行動,這次我要一舉將獵魔者打到萬劫不復”

    秦鑄鋒領命退去,宗主又對軍師說道:“我知道你對這次的機遇存有疑慮,說實話我也感覺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可是現在機會就擺在眼前,如果錯過了不知道又要等待多少年,現在這個局面,哪怕是個陷阱我也要賭上一把了。”

    “宗主所言極是,您放心就算我拼了這條命,也要助宗主完成我宗的大業。”軍師深施一禮,他感謝宗主對自己的信任,哪怕是所有人對他有偏見,宗主還是愿意跟他解釋自己的理由,這就足夠了。

    “這次戰役離不開你,你就去前線做第一指揮,我讓昭兒給你做副手,放心的去做,我知道那些老人對你有意見,此去你持我這柄劍,任何人敢于非議或者不遵軍令,都可將其直接斬殺。”宗主解下佩劍,遞給了軍師。

    “謝宗主信任,我必將獲得勝利。”軍師接過佩劍,感激的看了宗主一眼,轉身離開。

    如今廳中就剩下二人,宗主沉吟片刻,開口道:“洪梁,知道我為什么將你留下么?”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