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第122章、內戰(10)

作者:謝步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隨著一聲問話,宗主從燈光后面走了出來,正是那日在萬羅島上與于越川針鋒相對的徐朝陽。

    臺階下面,洪梁躬身站立,早已沒有往日擎天梁的風采。

    “屬下不知。”

    “洪梁,你雖然已經離開了丐幫,但是相信在幫中你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而且從情報上看,丐幫此次的內亂并沒有公開,對外只是聲稱你洪大梁病重修養,所以說你的舉動也許能左右這場戰役的的勝負。”

    “宗主您是說.....”

    “去向各大宗門求援,以你丐幫擎天梁的身份,游說他們。”徐朝陽說道:“現在獵魔者內亂,武道界中人人自危,不知道這次的戰斗會不會影響未來華夏各門派的發展,只要你去尋求幫助,聲稱獵魔者此次內亂如果讓于越川成功,他將一掃武道界,讓華夏只留獵魔者。”

    洪梁喜上眉梢,若是按照宗主所說,一旦計劃成功了那么整個武道界將和獵魔者不死不休。

    “你只需要說服幾個小門派即可,在得到他們的幫助和我們在適當給點好處,許點未來的規劃,幾場戰斗下來自然會吸引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的目光,你別看那些人一個個道貌岸然的,但是在利益面前又有幾個人會堅守所謂的正義。”

    徐朝陽的話讓洪梁微微皺眉,他曾經也是“名門正派”中的一員,雖然如今加入了萬壽宗,但他內心里還是十分不屑于這些邪魔外道。

    “怎么,你不愿意去?”看出了他的游戲,徐朝陽冷聲說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強,這只隊伍也只不過是個后備,有沒有都一樣。”

    洪梁悚然一驚,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擎天梁了,現在他只是一個剛剛加入萬壽宗,被宗主賞識的小角色,自己的姓名可全掌握在眼前這個男子的手里。

    “宗主,屬下愿往,勢必完成任務。”

    洪梁退下后,徐朝陽坐會椅子上暗暗思索:從各個方面來看,這都是一場真切的內亂,如果是獵魔者布下的圈套,那這個成本也太大了些。

    ......

    京城,獵魔者總部,中樞。

    “大人,西部戰區傳來消息,聲稱愿意擁護大人,重組獵魔者,斬殺一號身邊的奸佞。”

    于越川面前,通訊員興高采烈的匯報者戰況,自從他復出以來,憑借著極高的威望和這些年在獵魔者中掌握的實力,如今已經穩穩的壓住了局勢,甚至跟他齊名的焦炎都重傷敗退,據說如今只剩下了一口氣。

    而那些搖擺不定的軍區長,如今也迅速站隊,在他們看來說獲勝都無所謂,只要不影響到自己的實際權力就好,他們堅信只要于越川不是個傻子,就不會拒絕他們的示好。

    距離上次的大戰已經過去一周了,這一周里西部和南部軍區都已經向于越川表示投誠,只有東部軍區還沒有做出任何表態。

    至于北部軍區,他們堅定地站在了焦炎的身邊,誓死捍衛著最后一道防線。

    “好,如此一來我們就有和焦炎決戰的資格了。”于越川面色慘白,原來的一頭黑發如今看來已然是花白一片,面部居然有皺紋浮現。

    上次和焦炎的一場大戰,他雖然獲得了勝利,但是也并不好過,那焦炎和于越川齊名,實力上也是九階巔峰的存在,雖然在最終敗下一招重傷遁逃,但是奮力的一擊也將于越川的經脈給重傷到了,如今的傷勢恐怕幾年內是無法回到巔峰的實力了。

    “調東部軍區進入京城范圍內,屯兵南邊的安河,南部軍區進入北邊的沙漠,不要跟那些叛逆交手,只要牽制住他們就好。”

    安排好后,于越川一陣咳嗽,指縫間鮮血不斷的流淌出來。

    算了算時間,也是該決戰的時候了,這一個月來的偵查和戰斗,那些懷有異心的人漸漸浮出水面,有幾個地區的分部也是蠢蠢欲動,其動向昭然若揭,接下來就是等待,等大魚進入了伏擊圈后,就是收網的時候了。

    盤算好了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所有情況,他又是一陣猛烈地咳嗽,于越川心中苦笑:這焦炎下手也太狠了些,都說了是做戲還如此的認真,看來他還是沒有忘了那件事啊。

    其實不只是焦炎,他有何嘗能忘記,又怎么能把那些恩怨拋之腦后。

    于越川掙扎著站了起來,拒絕了手下的攙扶,肚子走進了辦公室內。

    劍圣的辦公室處在中樞最里面的位置,旁邊就是總控室,在他的辦公室內,沒有召喚任何人不得入內,就算是一號也不可以。

    關上門后,啟動了禁制陣法,于越川走到內室,在墻邊一番操作,一扇暗門在地面上悄無聲息的打開了,門里是一個向下的樓梯,幽暗深邃,不知道通向何處。

    順著樓梯走下去,兩邊并沒有燈,但是墻壁上都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如果謝步東在這里的話就會發現,這種墻壁和萬羅島上囚龍閣內的燈光是一樣的。

    通道并不深,在向下走了大概百余步后就到達了底端,映入眼簾的是一扇合金大門,于越川驗證身份后,大門自動打開,進入其中又是一條向下的通道,如此三次后,才到達密室之內。

    密室里和上次不一樣,現在除了部長陸吾外,參謀部長陳倫也在其中,大門打開時,陳倫好像在和部長爭執著什么。

    “。。。。。。這樣危險太大了,如果萬壽宗不上當,那我們的損失將無法彌補。”

    “老陳啊,你還是這么好沖動。”于越川笑著走了過來,拉過一把椅子坐下后說道:“你說你都已經是個死人了,安安靜靜的等待著戰役結束不好么,非要去費心琢磨這些事情,如今計劃已經啟動了,任何人都無法將它停止下來。”

    看見于越川進來,陳倫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情緒,一周前中樞突然被攻破,這完全出乎焦炎的意料,按理說必須三人以上才能停止的防御陣發怎么可能突然就失效了呢,可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于越川沖到他面前,一劍就把他的頭顱挑飛了起來。陳倫還記著那柄劍劃過頸部的鋒利感,還記得腦袋飛起來最后看見自己身體的最后畫面,等他再次清醒的時候,已經身處在一個黑暗的房間里了。

    于越川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穿了過來:陳倫,我是萬壽宗的臥底,你現在有兩個選擇,沉浮我,或者死。

    面對威脅,陳倫凜然不懼,只是讓他驚心的是于越川居然真的是獵魔者中的叛徒,當時他狂笑不止,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大聲唾罵,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可是誰知道寂靜了片刻后,房間內亮了起來,圍在陳倫身邊的除了于越川這個“叛徒”外,居然還有部長陸吾。

    如果說于越川叛變,陳倫勉強能相信,但是說陸吾叛變,打死他也不信,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上當了,這一切是這兩個人布下的一個局。

    接下來的一周,他都和部長躲在這個密室當中,通過監控視頻和于越川不時傳來的消息,了解了戰斗情況,同時陳倫也對這個計劃所動用的力量和可能引發的后果心驚不已。

    今天于越川再次出現,陳倫已經基本上接受了這個結果,就像他說的那樣,計劃已經啟動了,任何人都無法將其停止,如果強行停下,肯定會引來更大的騷亂。

    “老大,魚已經有動作了,接來下等著收網就可以了。”

    ......

    陳晨帶著特殊事務部第三支隊的人正在例行巡邏,今天是他負責警戒。

    這段時間的發生了太多的事情,短短幾天里曾經的大家庭獵魔者分崩離析,直屬領導于越川公開宣布火德星君焦炎叛變,于是內戰開始了。

    這幾天里陳晨帶領著隊員,配合著中樞的防御部隊幾次將大批的敵人擊退,但是自己身邊的人也損失嚴重,曾經百人編制的第三分隊如今只剩下了四十多人還有戰斗力,其他隊員要么戰死,要么就是重傷等死。

    他不理解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非要鬧到如今這個局面,作為特殊部門的管理者,陳晨也能感覺到這場內戰并不是誰叛亂的原因,而是因為權力的更迭。

    權力啊,真不是個好東西。

    陳晨搖了搖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在腦后,作為一個軍人,他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首長的話就是命令,至于敵人是誰,因為什么而戰,這些不在他的考慮范圍內。

    一周前的攻擊被擊退后,這段時間里非常的平靜,聽說焦炎被劍圣大人重傷,如今已是危在旦夕,恐怕沒有余力再來偷襲了,雖然如此,他也不敢放松警惕,一方面巡視著防御部隊的警戒哨,一方面把自己僅剩的隊員安置到一些重要位置。

    夜空中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預示著今日是元宵佳節。

    “去年的節日我還是和大家在海上度過的,沒想到今年居然是這么一個場景。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我還能不能再看到明年的月亮。”

    “希望一切安好吧,我寧愿死在海中,也不想死在內戰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