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卷 第125章、內戰(13)

作者:謝步東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呸。”謝步東狠狠的啐了鄭贏一口。

    “呸。”鄭贏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一口。

    二人你來我往,吐得不亦樂乎。

    門外的于越川等人看傻了,話說你們兩個再怎么說也是一個五階一個七階,怎么一點高手的風范都沒有跟個孩子的似的吐口水。

    “咳咳,小東啊,差不多行了。”于越川哭笑不得的制止道,同時吩咐人將牢門打開。

    聽見說話聲音,鄭贏楞了一下,習慣性的把臉轉過去想說點什么。

    就在他剛剛張嘴想說話還沒說出來的時候,謝步東醞釀已久的一口濃痰如期而至。

    “咳~呸。”這一精準打擊,

    正好吐在了鄭贏張開的嘴里。

    “耶!”這一刻謝步東仿佛是奪得了世界冠軍,也顧不上臉上濕漉漉的口水和一些不明物體還在肆意的搖擺著,急忙向后方打了幾個滾,躲開了對方的反擊。

    “臥尼瑪!”鄭贏被這口濃痰徹底惡心到了,倆人交戰了這么久這是他第一次吃這么大的虧,惱羞成怒下也顧不上來人是誰,掙扎著就想爬起來還擊。

    就在這時,闖進牢房的警衛人員制止住了他,才算是結束了這場鬧劇。

    吩咐人把鄭贏先帶出去后,于越川走過來扶起了謝步東,此時謝步東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臉上全是口水,還有一根韭菜掛在耳朵上。

    “我跟你說于哥,你要是再晚來一會兒我絕對讓那小子認輸。”被扶起來解開了枷鎖的謝步東還憤憤不平。

    “是是是,你厲害,你最牛逼。”于越川看他這副狼狽樣子,想笑又不好意思,連忙轉移話題問道:“你小子這幾天死哪去了,從上了岱山開始就失聯了,這一晃都過去了半個月,我還以為你出事了呢。”

    謝步東并不知道眼前這位熱心的于大哥差點給他開了追悼會,他接過守衛送來的熱毛巾擦了擦臉后說道:“一言難盡啊,咱們換個地方說行不,我現在一看這破地方就惡心。”

    把審訊鄭贏的人物交給了王貴全,于越川帶著謝步東和陳晨來到了外城的辦事處。

    說是辦事處,其實特別的龐大,這是一棟三層樓,占地約有五百多平米,從外面看來平平無奇,但是已進入里面立刻顯示出與眾不同來。

    謝步東也多次進入過獵魔者各地的分部,但是和這個辦事處比起來就好像村委會和皇宮的區別。

    一進入大門就是幾道身份驗證,由于于越川擁有最高權限,所以驗證這關倒是省了不少麻煩,越往里走謝步東越是心驚,這里面的布置比科幻電影里還要夸張,就不說那些完全智能的機器人,也不說那一道道清晰地全息投影,單單就是這個空間就讓他感到匪夷所思。

    從外面看這就是一個稍微大點的別墅,三層樓不高,五百多平米也不大,應該就相當于一個豪華的私人宅邸吧,誰知走進來后謝步東才發現,自己想的太簡單了,從進門開始就是一個龐大的打聽,一個個忙碌的身影在大廳中來回穿梭,雖然他空間感不是很強,但是也能感覺出來這局對不是五百平米應有的樣子。

    這還不算完,除了大廳外盡頭還有一條長長的走廊,穿過幾道厚重的金屬門后,又是一片辦公區域,粗略估算一下這個室內空間幾乎有上萬平米。

    “于哥,這不對啊,從外面看這房子沒多大,怎么里面有這么巨大的空間?”雖然知道關注點不應該放在這,不過謝步東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說這啊。”于越川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說道:“當年在建這棟房子的時候,領導給加持了一個空間陣法,所以內部空間比實際上要大一百倍。”

    “臥槽!”自從學習了“天策訣”后,謝步東已然是個陣法大師了,他知道空間魔法是最難也是最奇妙的,那些修行百年的陣法大師也不過是能給一個普通的物品加持一個內部存儲空間罷了,就像是從丐幫繳獲的空間戒指那樣,像這種把地形擴大百倍的陣法,真是駭人聽聞。

    看見他吃驚的表情,陳晨沒好氣的說道:“這算什么,等有機會你去了中樞,才知道什么叫做奇跡。”

    不知道為什么,陳晨對謝步東懷有一絲敵意,從中樞出來到外城的這一路上,于越川給他講了認識謝步東的過程,尤其是對他那驚人的成長贊不絕口,陳晨也是一個習武天才,今年他剛剛三十歲,就達到了六階后期的水平,連于越川都認為他能在四十歲前突破七階。

    四十歲的宗師是什么概念,就不說那些一輩子卡在一階巔峰的普通人了,就算在武道界里,除了個別驚世駭俗的天才外,達到七階的平均年齡在65歲。

    當他知道謝步東僅僅十九歲就達到了五階后期的時候也是震驚不已,可是想想如果有驚人的天賦再加上奇遇的話,這也不是不可能的,武道界真正的高手劃分是七階這個門檻,七階前只能成為武者,只有七階才配稱為宗師,一旦邁入這一門檻,那就是威震四方的存在。

    陳晨問于越川謝步東大概什么時候能突破四階,于越川沉默了下,伸出了四根手指。

    “四十歲?那也算是個天才了。”陳晨想了想說道,跟自己差不多,不過自己在十九歲的時候可達不到五階后期的水平。

    于越川搖了搖頭,沒說話。

    “四十年?”四十年后他就六十了,看來也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

    于越川還是搖了搖頭。

    “。。。。。。”陳晨雖然不敢相信,但還是嘗試著問道:“您是說四年的時間他就能突破?這不可能,二十四歲達到七階的,除了傳說中那些變態外還沒有人能夠做到,就算您當年突破七階也在三十歲。”

    “哎。”于越川嘆了口氣說道:“如果按照現在的發展,再有四個月,他可能就突破七階邁入宗師這一殿堂了。”

    “!!!這不可能!”雖然他無比的相信劍圣,可是聽完這句話陳晨還是難以置信。

    “您是說他可能二十歲就達到七階?”

    于越川苦笑,不再說話了。二十歲達到七階很難么?不能相信只不過是你坐井觀天罷了,到了他這個位置,所能接觸到的隱秘可比陳晨知道的太多太多了,只是有些事情不能說罷了。

    于是這一路上,陳晨都一直沉浸在震驚的情緒當中,他不能相信會有這種奇跡,理所當然的,從小就被認為天才的他,潛意識里對謝步東產生了一絲敵意,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

    “陳晨,想什么呢?”

    幾個人走到了辦公室門口,這里需要陳晨和王貴全的個人權限才能開啟,王貴全打開自己的那份后,發現陳晨在那發呆,出言提醒了一句。

    “哦哦。”清醒過來的陳晨連忙打開了辦公室的大門。

    此時外面已是深夜,但是當大門打開的那一刻,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了下來,看的謝步東又是一陣目瞪口呆。

    “大哥,我記得我進來的時候還是晚上啊,莫非這里除了空間陣法外還有時間陣法?”

    “謝先生,這是一個虛擬環境,由于陣法的加持這一片屬于虛無空間,所以沒辦法開窗看見外面的風景,為了不讓在里面的人感覺到暗無天日,所以整個辦公區里所有的窗戶都是用這種虛擬投影的方式來模擬現實環境,窗外的景色是可以變換的。”

    說話的是王貴全,他對謝步東還是很有好感的,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不在乎什么天才不天才的了,所以并沒有那種敵意感覺,反而他還為剛剛的莽撞感到一絲愧疚。。

    “哼,少見多怪。”就這,陳晨還忍不住嘲諷一句。

    這貨不會是吃槍藥了吧,謝步東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這個陳隊長,仿佛從自己一來他就抱有敵意。

    他就算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居然是因為自己資質太好的原因。

    幾個人在辦公室內落座,有機器人管家送來了多種飲品,于越川和王貴全各自拿了一杯熱茶,而陳晨和謝步東同時選中了可樂,這又引得陳晨一陣不滿。

    于越川看在眼里,知道因為什么,可是又不好干預這種小事,于是說道:“小東這幾天沒見,你怎么還把實力隱藏起來了,話說你是不是又突破了,現在估計已經達到五階巔峰了吧。”

    兩個人一個月前分開的時候,謝步東剛剛達到五階后期,如果說這一個月他就能達到巔峰,這種進步速度已經是讓所有的天才都自愧不如了。

    謝步東自從遇到劉正龍后就一直保持著實力屏蔽的狀態,這樣可以讓很多人察覺不到自己究竟是什么水平,免得有心人覬覦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而打他的主意。

    于越川的話也吸引了陳晨的注意力,他也想知道這位劍圣大人口中的“天才”到底修行速度有多快。

    聽到于越川問自己,謝步東笑著說道:“巔峰嘛,倒是沒有。”

    聽到這話,陳晨稍微平衡了下,如果說這個人僅僅一個月就能進步一小階段,那也太恐怖了。

    只聽謝步東繼續說道:“我剛剛突破不久,現在是六階初期。”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