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零二章 選擇

作者:都市獵人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阿爾茲海默癥?”
聽到這個病癥的名字,林朔一時三刻沒反應過來,得稍微想了想,這才記起來,問道:
“老年癡呆癥?”
“對,八九不離十。”苗成云點了點頭。
“馬逸仙得了老年癡呆。這個情報我姨娘說不清楚,得你親自回來跟我說。”林朔反問道,“那你是不是懷疑我姨娘也得了老年癡呆?”
“兒砸,你旁邊這個斷了手的小子是誰呀?我怎么忽然不認得了?”苗雪萍順勢說道,“這賊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要不我把他宰了?”
“堂姑,你不認得我沒關系,但不能說我賊眉鼠眼。我苗成云就算少了一只手,那也是個帥哥。”苗成云笑了笑,“你們聽我把話說完,這事情當然不僅僅是馬逸仙得了老年癡呆那么簡單。”
“那你繼續。”
“云家九境傳承里面的第四境,林朔你了解嗎?”苗成云反問道。
林朔微微一怔:“九陰元神?”
“沒錯。”苗成云說道,“這馬逸仙已經到了這個境界,他的九陰遠神,自稱是馬王爺。”
“自稱馬王爺?”苗雪萍這時候疑惑道,“據我所知,云家的九陰元神妙用無窮,但說到底也只是個修行者神魂的輔助,本身是沒有主觀意識的。它怎么能自稱馬王爺?”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苗成云說道,“我一開始的理解,是這馬逸仙應該是走火入魔了,他的九陰元神修煉出了問題。
后來我細琢磨,九陰元神既然會出現跟馬逸仙的主觀意識爭奪身體控制權的情況,應該不是九陰元神出了問題,而是馬逸仙的主觀意識出了問題。
三百多歲快四百歲的人了,身體用得再節省,腦子的思考量是省不下來的。
雖說流水不腐戶樞不蠹,腦子是越用越活,不過三百多年的高負荷運轉,這早就遠遠超過了大腦的設計壽命。
馬逸仙的腦子熬到現在才出現問題,已經很不容易了。
目前就他病癥來看,意識清醒的時候,他就是馬逸仙,一旦意識模糊了,他就是馬王爺。
他自己認為這是昏睡癥,其實這是老年癡呆。”
“行,這馬逸仙已經修到了云家傳承第四境,同時又患有老年癡呆癥。”林朔點點頭,“那還有呢?”
“還有就是,馬王爺身為九陰元神,他只有馬逸仙的一部分能耐,只會云家傳承,卻不會控獸。”苗成云說道,“而這,和獵場本身經營不善兩者相加,就是神農架目前失控的根本原因。
據馬王爺說,馬逸仙本身的煉神修為,也正在不斷下跌。
原本他坐下的四大天王,這會兒已經不受控了。
而目前,馬逸仙和八大金剛還有其他那些亂七八糟的猛獸異種,跟這四大天王是敵對關系,互相僵持著。
據說是大戰一觸即發。
于是我就想,既然是互相僵持,那肯定不是什么意識形態上僵持,而是現實地盤的僵持。
楚河漢界各屬一邊,互相忌憚,這才能叫僵持。
而目前神農架這個情況,四大天王的地盤肯定是在神農架深處,也就是神農頂附近。
而八大金剛以及其他那些猛獸異種的地盤,應該是在外圍,把四大天王的地盤是包圍住的。
否則神農架也就不僅僅是失蹤兩個村子的人那么簡單,失控的四大天王早就沖出林區,釀成特大生物災難了。
從馬逸仙和馬王爺的交談中,我還發現他們倆都想去神農頂。
所以目前的情況是,四大天王想出去卻出不去,馬逸仙想進來又進不來。
這才是雙方矛盾的根本,否則無所謂什么大戰一觸即發。
四大天王想出去,這個好理解,都是頂級的猛獸異種,本身需要的地盤就大,神農頂附近的地方肯定是不夠的。
而馬逸仙為什么要去神農頂呢,這事咱就不知道了。
對了林朔,你這鍋里面煮的是什么這么香?”
“是頭蠱雕,應該是馬逸仙坐下四大天王之一。”林朔說道。
“蠱雕?那就說得通了。”苗成云笑了笑,抬起右手拍了拍林朔的肩膀,“恭喜你,你被馬逸仙利用了。”
林朔嘴角抽了抽,無言以對。
因為到這個時候,在苗成云把他所知的情報分享出來之后,林朔也意識到了這點。
馬逸仙坐下的四大天王到底是什么,林朔并不清楚。
目前這頭蠱雕,也是根據它的實力推測出來的。
如果這個推測屬實,那么馬逸仙如果想上神農頂,最大的阻力就是這頭蠱雕。
因為刀羽蠱雕,是九州異物載上排名前三十的猛獸異種中,為數不多的飛行猛禽。
要是換成其他厲害的東西,馬逸仙手上有金雕群,高去高走,并不會那么忌諱。
只要林朔獵殺了這頭刀羽蠱雕,馬逸仙就能順利進入蠱雕地盤,登上神農頂。
所以,之前那頭受控于馬逸仙的金雕,才會把那個叫樂華的學生抓走,并且在小八的眼皮子底下,把這學生交給了蠱雕。
蠱雕只要殺害了這個學生,林朔就必然會獵殺它。
這就叫做借刀殺人,確切說,是借刀殺鳥。
難怪,這人昨天晚上沒露面。
這樣看來,到目前為止自己的每一步行動,都落入了馬逸仙的算計之中。
不過對于這件事,林朔雖然有些無語,但心里卻沒什么疙瘩。
自己作為獵門總魁首,行動再小心,可本身的身份信息既然暴露,那么相應情報就都在明處。
再加上有心算無心,出現目前這個局面很正常。
林朔剛這么想,卻只聽苗成云說道:“林朔,這馬逸仙可是個老年癡呆癥患者,你被他算計成這個樣子,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林朔白了他一眼:“我再怎么被算計,至少安然無恙,你的手哪去了?”
苗成云噎了一下,隨后趾高氣昂地說道,“我那是跟一頭‘獰’死戰,誅殺猛獸異種的時候英勇負傷!跟你自己犯蠢,被別人利用兩碼事。”
“那頭獰,是什么來歷?”林朔問道。
“馬逸仙坐下八大金剛之一啊!”
“當時馬逸仙為什么不控制住?”
“那時候馬逸仙自己迷糊了,掌控身體的是馬王爺。”
“馬逸仙說自己患了昏睡癥,既然會有這樣的判斷,那他是不是不知道馬王爺正在跟他爭奪身體控制權?”
“是的。”
林朔拍了拍苗成云的肩膀:“那恭喜你,你被馬王爺利用了。”
“我……”苗成云愣了一下。
林朔分析道:“馬逸仙本身是煉神的修行者,如今又幾乎面臨油盡燈枯的局面。
所以他的助力越小,他本身戰斗的時候的消耗就越大,神念越是容易枯竭,馬王爺就越有可能占據身體。
由此,馬王爺自然是想削減馬逸仙的一部分實力。
他自己不方便動手,因為這樣會被馬逸仙察覺,所以只能借你的手。
結果你的手,真的被他借走了。”
苗成云看了看自己的斷腕傷處,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
“行了。”苗雪萍這時候擺了擺手,一臉的不耐煩,“你們哥倆別爭了,這時候比誰更蠢有用嗎?”
林朔笑了笑,說道:“姨娘教訓的是,那您認為眼下應該怎么辦?”
“當然是喝湯了!”苗雪萍盯著蒸汽騰騰的陶罐,抹了抹嘴角的口水,“兒子你是不知道,蠱雕特別補,比烏雞湯效果好多了。”
“您再等等,現在火候沒到。”林朔嘴角抽了抽,無奈地說道,“天亮就差不多能吃了。”
……
這天早上,苗光啟風塵仆仆地趕回了位于美國長島的地下基地。
盡管這座基地已經從原本的國際奇異生靈研究會的總部,降級成了北美分部,不過這依然是苗光啟的私人實驗中心。
他的儀器、設備,他歷年來真正在乎的科研成果,全都在這里。
這些科研成果,除了幾個在倫理上確實不便公開的項目之外,其他都將跟中科院共享,作為以后跟中科院進一步合作的基礎。
這也是他作為一個海外科學家,回歸祖國的一份獻禮。
他苗光啟終身未娶,這半輩子做了苗成云這個兒子,養了蘇念秋這個女兒,教了云秀兒這個學生。
這個地下基地,從此以后他會交給云秀兒,因為云秀兒即將是奇異生靈研究會北美分部的負責人。
而目前這個選擇,原本只是他的備選方案之一。
在林朔能力上獲得他認可之前,他其實還有另外一條道路。
到目前為止,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選對了。
只是現在,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么是時候跟一些過往進行最后的告別了。
他最后一次走進了那個房間,看著玻璃容器里那一張張彼此之間無比相似的美麗面孔。
她們正在沉睡著,恬靜而安詳,仿佛母體中的嬰兒。
到了此時此刻,苗光啟不得不承認,她們,或者說是她,可能是自己今生今世都無法觸及的。
這種走投無路下的瘋狂舉動、這種褻瀆般的自我滿足,是時候終止了。
苗光啟走到辦公桌前,拉開左側的第二個抽屜。
這個抽屜沒有裝什么東西,只有一個紅色的按鈕。
他用自己顫抖的手,按了下去。
這并不是什么自毀裝置的觸發開關,只是營養泵的電動閥門總承。
她們還沒有意識,也就不存在痛苦。
就像一朵朵慢慢枯萎的花朵,凋落于世間。
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
苗光啟抬起頭來,怔怔地看著這些美麗的面孔。
三妹,我已經老了。
你到底在哪兒?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