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八十三章 墨翟巧制橐具機關 方脫險情再入死地

作者:羲和晨昊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武維義這一番的神色變化,倒也并非是為了別的事情,而是因為方才自己在墨翟的身上,竟是聞到了一股極濃重的陳腐腥臭氣味。

    這抑人鼻息的氣味于其他人可能甚是陌生,但對武維義卻再熟悉不過:

    “是沼氣!”

    待他心思飛轉片刻,武維義大致上猜到了此事的端倪。在這片西南山地之中,自古物產便極為豐腴。

    其中的各種腐植,再加上各類動物的尸身,積年累月的便形成了一層由腐殖之物所堆積而成的地脈。加之此地每逢數十年,就會出現一次大汛,屆時大雨滂沱,往往還會造成山泥傾瀉,將那一層腐殖之物是覆于地下。

    因此,這地底下便往往是一層之上又摞著一層,往深了去,那便成了黑油,也就是之前于青城山下所用的“猛火油”。而稍淺表一些的土壤間隙里,則是充盈著沼氣。

    此時此刻,一場大震之后,地表出現裂縫,也由此是打通了沼氣溢表的口子來。再待那僰人是誤入其中,那底下的松土受了壓,便是將那些個底層的沼氣是徑直給泵壓了上來。

    因此,那僰人最初還尚能保持清醒,發聲呼救的。而隨著沼氣瘴氣緩慢溢出,他也便漸漸的是中了毒瘴。再待墨翟這一下去,瘴毒已濃,因此他亦是吸了太多的瘴氣,這才是一起暈厥了過去。

    思索至此,武維義趕忙便是在墨翟胸口錘頓了一番,所幸墨翟剛剛進入地縫的時間也并不長,經過武維義一番錘打,漸漸的竟是醒轉了過來。

    待那墨翟是睜開了雙眼,便甚是慌張的言道:

    “兄長,那地下……”

    “賢弟,兄長已然知曉。你便且躺著,少動為妙。”

    武維義一邊說著,一邊是面帶愁容的在地縫前來回踱步著:

    “下面還有一個僰人尚未脫困,必須要抓緊時間將此人拉出來。可是眼下這地下的瘴氣也是愈發的濃烈,若此時再派人下去,只怕是真的要再多送一條命了。”

    正當武維義是一籌莫展之時,其目光卻驟然落在了散落在一旁的樹藤之上,雖然同屬華夏西南,蜀人紡織之術極高,可用各種植草便做出各式精細的繩索來。但僰人的生活習性便要粗糙許多,日常就只用這種樹藤是充當繩索為用。

    可切莫是要小瞧了這些個樹藤,平素里掛在樹梢上,用銳器一碰就會折斷,但是若用林中樹脂潤過之后,就會變得柔軟堅韌,最重要的是,這種樹藤是‘空心’的!

    思索至此,武維義頓時便又有了法子,但很快就再次皺起眉頭,并是于口中喃喃自語:

    “不對……還是不夠。”

    墨翟此時也已是緩過了許多,又聽得大哥是獨自在那犯愁,便立即是趕上前去問道:

    “見過兄長……翟見兄長拾得一截藤蔓,似是有了主意?”

    武維義回轉過去,見墨翟竟是直接起了身來,卻也管不不了這許多,便是與他實言相告:

    “為兄是想用這空心藤蔓充當氣管,免得沉入地縫之后會吸入里面的濁氣。但……但這氣管另一端,倘若是沒有新風送入,只怕亦是難以久持……”

    墨翟聞言,不禁大喜!只見他是猛的一拍腦門,當下就從隨身攜帶的背囊之中是取出一些小物件來,并就地取材的開始拼裝了起來。

    不多時,只見墨翟便將幾葉木片是切削而成三組葉扇,并將它們置于中間部位以榫卯固定,再用絲線纏在中軸上,并配著一個隨身帶來的銅制裝置,使其拉扯線繩,如此便可以循環往復的產生相對強勁的氣流。墨翟又隨手取了一片寬葉,折成了一個沙漏形的風罩,套在了樹藤的一頭……

    武維義見到此物,頓時啞然失笑:

    “這……這莫不就是……”

    武維義此時腦海中突然閃過“具爐橐”三個字。原來,據《墨子》一書所載,所謂具爐橐其實就是墨子所發明的‘鼓風機’雛形,可謂是后世‘新風系統’的老祖宗了!

    而未曾想到,墨翟這小子居然在情急之下,竟還能即興發揮,因時制宜的作出這等神器!這卻又怎能不令人誠服?!

    待墨翟迅速將此器物是組裝完畢,便是呈給了武維義。

    “嗯……此器物確是好用!那便用你做的這個器物并與那空心的樹藤是往下送風,為兄這便下去救人!”

    只見墨翟是微微點了點頭,當下就抽拉起了線繩,用‘具爐橐’是對著樹藤一頭是鼓起風來。

    在場的僰人們聞得此言過后,則是一窩蜂的趕上前來,一起吊著武維義是將他給送了下去。待武維義還未沉到底部,就已是能明顯聞到那股刺鼻的氣息,直叫人是頭腦一陣發悶。

    于是,武維義趕忙含著樹藤,猛吸了一口自上面送來的新風,才總算是沒讓自己昏厥過去。但此時沉于底下的沼氣,卻依舊是蜇得武維義的雙目不住的往外流淚。

    不多時,武維義便摸到了那名已困在地縫中多時的僰人,而此人早已昏了多時,胸口甚至是連一絲起伏都沒有。武維義心中一沉,咬牙上前,將另一根樹藤是纏在了此人身上,緊接著又是深吸一口屏住,將那根當作氣管的樹藤是含在了此人的口中。

    又用力的拽了一下樹藤,備在上方的僰人得了消息,便又一齊合力是拉扯著樹藤,將他兩人從這處險惡的地縫之中給拉了上來。

    待武維義上來之后,只見其雙眼口鼻,早已是被嗆得涕淚橫流,看上去甚是狼狽。

    但眼看他二人已是平安脫困,眾人亦是歡呼大喜。一直跪坐在一旁的仰阿莎見狀,卻依舊是與他半開玩笑的言道:

    “喲!阿莎還當武先生果真是如天神一般的人物吶!這怎么只是下了一回地縫,卻是生生的給嚇哭了去?莫不是下面真的有什么鬼怪?”

    武維義聽罷,卻是哭笑不得。此刻他自己依舊是雙目紅腫,分明便是被那沼氣給嗆的。知她是在說笑,但也沒那閑工夫去駁斥于他。在大喘呼吸了兩口空氣后,是厲聲與眾人催促道:

    “所有人快撤!這伏在下面沼氣和瘴氣已是被我等擾了,若是待其蔓延上來,那可就不妙了!”

    武維義此言倒并非是危言聳聽。要說這地縫之中的沼氣和瘴氣,那可是經歷了成千上萬年的累計,數量絕不亞于江河之水,因此一旦是從地縫里面蔓延上來,頃刻之間便能讓此地是生靈四絕。而這也正是所謂“絕水之災”中的一災!

    那些僰人聽了,顯然是不明其中的緣由,既然已是從地縫中脫線,卻是為何還要這般的緊張?

    “還愣著作甚!跑啊!”

    只見武維義大聲喘著氣,并又是大喊了一聲:

    “快!往高處跑!”

    在這群人中,也就屬墨翟是最能領會武維義的心思。看見武維義如今這副驚恐的模樣,又加上方才自己在地縫中的經歷,瞬間便是領會了過來,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拉著仰阿莎便是要走:

    “快走!且聽兄長的!”

    那些僰人對武維義的警告自然也不敢是再置若罔聞,便立即是跟在武維義等人身后撒腿奔便跑,但是跑了沒多遠,武維義卻忽然又是抬起一只手來將眾人止住:

    “住!”

    眾人見狀又是紛紛止步,不多時便聽見前方樹林之中,聲音紛雜,仿佛是有許多蟲獸是踩在枯枝敗葉上趕路一般。

    慢慢的,眾人便看見果真是有許多動物,從密林之中奔涌而出。這些動物之中有麋鹿、野牛、野兔之類的馴順生靈,但也有野狼、狐貍之類的生猛野獸。

    而且這些畜獸,原本應是互為天敵的,如今居然就那樣是齊頭并肩的漫步著!此等場面,著實是令人感到詭異得緊。

    而且這些個畜獸行走在深林之中,也全都是七扭八歪,仿佛是喝醉了一般,令人感覺是異常的癲狂!

    見得此等怪異的場面,仰阿莎不禁是蹙眉言道:

    “著實是見鬼了,這深山老林之中,莫不是真的有妖邪作祟,連這些畜生都變成了這般模樣!”

    武維義在一旁卻是沒了一句言語,屏息凝神的注視著前方,好似是如臨大敵一般的看著這些畜生。

    這樣詭異離奇的場面,讓人著實是非常的壓抑,但見仰阿莎竟突然是惱怒道:

    “哼!這是什么鬼日子,居然連這些畜生都在我們面前耍花樣!可真是令人好惱!”

    一言說罷,那仰阿莎竟然果真是往前面一頭麋鹿是沖了過去!好在是被處在身旁的墨翟是給及時發現了端倪,趕忙是一把抓住仰阿莎的手臂:

    “阿莎姑娘!……不可!”

    武維義聞訊,也是極迅速的沖上前去,攔在了仰阿莎的身前。并是神色肅穆的看著仰阿莎,仰阿莎不禁是楞了一下:

    “武先生……你瞧我作甚?!……”

    然而這話卻還未說盡,只見仰阿莎竟是兩眼一翻,仰面朝天的便倒了下去。墨翟趕忙扶起了仰阿莎,極為焦慮的是與武維義問道:

    “兄長,阿莎!……阿莎她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

    只見那武維義是黑沉著臉,并是憂心忡忡的說道:

    “此地瘴氣彌漫,那些飛禽走獸多半是被此地瘴氣所蒙蔽了,此刻它們吸了太多瘴氣,怕是已經入了癲怔了!所謂瘴氣,若是吸入太多便會在不知覺間被迷了心智,方才仰阿莎多半亦是吸了不少,所以才會按捺不住自己,使她心中的無明火是翻騰起來,這才失了方寸。”

    “如此看來,如今我等身后有沼氣追逼,前方又有毒瘴攔路?這……這可該當如何是好?”

    此時墨翟不禁亦是有些亂了方寸,而武維義則依舊是雙目緊盯著前方:

    “為今之計,或只能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了!”

    墨翟聞得此言,不禁咋舌:

    “啊?!兄長此話怎講?”

    ()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