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42章 容不得其他女人靠近他

作者:云念小小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聽著問話,涼嬤嬤也不敢瞞著。

    “一早的時候,老奴就去了夫人那,跟她說了王妃的想法。夫人倒是能夠理解王妃的安排,只是別人離開她是同意的,到她自己這,她卻有些不愿想走。這次來,怕說的也是這件事。”

    夏傾歌也了解岳婉蓉的脾氣,她緩緩點頭。

    “我知道了,這就過去。”

    話音落下,夏傾歌快速停下了手上的活,將東西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出了小藥房,奔著花廳去了。

    來的時候,岳婉蓉正端著茶盞在愣神,連她進來都沒有發現。

    夏傾歌瞧著,心里也不是滋味。

    跟著她來滄傲大陸之后,岳婉蓉就沒過過什么安心日子,整天不是為她擔憂,就是為她受怕,夏傾歌心里愧疚。

    “娘……”

    夏傾歌輕輕的喚了一聲。

    岳婉蓉聽到聲音,迅速回過神來,她僵硬的臉上,緩緩露出一抹笑來。將茶盞放到桌上,她起身迎上去,一雙手緊緊的抓著夏傾歌的手,拉著她到桌邊上坐下。

    一雙眸子,緊緊的盯著夏傾歌,岳婉蓉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夠似的。

    夏傾歌被她盯著,心里愈發的不是滋味了。

    反手握住岳婉蓉的手,夏傾歌輕拍著安撫,而后道,“娘,有什么話你就說吧,我聽著。”

    “你啊……”

    岳婉蓉應了一聲,之后緩緩搖了搖頭,她的語氣有些沉,也有幾分無奈。也不跟她繞彎子,岳婉蓉低聲道。

    “我聽涼嬤嬤說了,你打算讓長赫我們都離開。”

    “是。”

    夏傾歌點點頭,眼神里更多了幾分認真。

    “娘,你應該知道閑云山莊并不太平,我打算讓你們離開之后,順勢換一批武力值更厲害的人手回來,這樣你們能夠平安,閑云山莊的安全也更有保障。”

    “你就知道糊弄我。”

    夏傾歌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只是,岳婉蓉不信。

    “說到底,你就是擔心閑云山莊出事,怕到時候護不住我們這些人,至于什么換批更厲害的人回來,也不過是順帶著的,并不是主要目的。傾歌,我知道你這么考慮,是穩妥的,娘也可以帶著長赫他們走。可是傾歌,我們都走了,你呢?”

    夏傾歌懷著身孕,只會些三腳貓的功夫,若是真的有意外,她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保護。

    她能安排他們那么多人離開,怎么就不為自己考慮考慮?

    “傾歌,之前冥七只不過是莽撞拉扯了一下,你就動了胎氣,可見這懷了兩個孩子,要比平常的孕婦更嬌嫩不少。你留在閑云山莊里,我根本不放心。不如,你也跟我們走吧?”

    若是他們能逃過其他人的眼線,順利轉移,那夏傾歌跟著,自然也會平安。

    她離開閑云山莊,自然也就更好。

    知道岳婉蓉會為她考慮,聽到岳婉蓉說這些,夏傾歌一點都不不意外。只是,拉著岳婉蓉的手,她搖了搖頭。

    “娘,我也想守在你的身邊,也想平平靜靜的,可是,人總歸是有身不由己的時候的。眼下,我還不能走。”

    “怎么不能?”

    之前,涼嬤嬤也將她的猜測,簡單的和岳婉蓉說了,岳婉蓉大概也明白,簡若水和秋蟬會到七月華池,給他們易容換裝。

    一個替代一個,不會輕易露餡。

    多了一個夏傾歌,也不過是再找個人扮上夏傾歌的模樣回來罷了。

    沒什么大不了的。

    只不過,夏傾歌搖搖頭,“一來,我是雙身子的人,肚子已經鼓起來了,根本瞞不住人。我這狀況,不可能路途勞累,去經受顛簸不說,我也不能去七月華池,享受那個溫泉。所以,一旦我出面,這事就會有漏洞。二來,找人替了我回來,卻辦不了我要做的事,萬一涉及到醫藥,太容易露餡。三來,我也是個小氣的,娘覺得我會允許別人代替我,接近夜天絕,甚至是同處一個屋檐下,同床共枕?”

    “這……”

    別說夏傾歌不愿意,那種情況,岳婉蓉也見不得。

    她吃過這種虧,哪肯讓夏傾歌再受同樣的苦,夜天絕的身邊再沒有其他女人,獨夏傾歌一個才好。

    看著岳婉蓉的模樣,夏傾歌不禁勾唇。

    “娘,我不是不想走,而是現在不能走,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之前,我已經在小藥房準備了,若是真有意外,我也會想辦法自救,絕不讓自己和孩子出事。”

    夏傾歌的話說的篤定,岳婉蓉稍稍安心的同時,也更多了幾分好奇。

    “你如何自救?能不能跟我說說?”

    她得心里有譜,才能徹底放心。

    聽著這話,夏傾歌笑了笑,揮揮手讓涼嬤嬤出去,守在花廳外面,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包括暗處的影衛也不行。之后,夏傾歌才拉著岳婉蓉開口道。

    “娘,具體的我不跟你多說,你只記得兩句話就好。”

    夏傾歌這鄭重的樣子,讓岳婉蓉也嚴肅了不少,四目相對,她沉沉的問。

    “什么話?”

    “娘你務必要記得,不要忘了,第一句叫:越危險的地方就越安全;第二句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又是危險,又是生死,這話夏傾歌不解釋,岳婉蓉聽完糊涂。

    她緊抓著夏傾歌的手不放。

    “傾歌,你到底怎么想的?”

    “娘你別問,你只要記得這兩句話就好,另外,我會盡量安排,讓你和長赫、思思他們在后日出發。到時候,我會送你些首飾,你可都裝好了。關鍵時候,能保命。”

    “我……”

    “娘你放心吧,我死過一次的人,很惜命的。我有娘,有爹,有長赫,有夜天絕,還有孩子,如今的日子雖然兇險,可是有家人在,我心里很滿足,我舍不得讓自己出事。

    而且,你也要相信天絕,昨夜里我做了噩夢,今日就見他一直在忙,而熬戰更是連影子都沒有了,我懷疑他們已經在出手布置,為我解憂了,如此就更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娘你就當出去轉轉,散散心吧,說不準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接你回來。到時候,你還得抓緊時間幫我做小娃娃的衣服,幫我帶孩子呢。”

    夏傾歌的話,說的越來越輕松,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能夠輕易化解似的。

    只是,岳婉蓉卻沒那么樂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