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43章 口是心非

作者:云念小小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夜天絕固然厲害,卻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之前一個林情璇,就弄得整個閑云山莊腥風血雨,現在,林情璇的師兄來了,連神獸雪球都受傷了,夜天絕就算安排,也未必能不受絲毫傷害。

    這樣,她怎么能安心?

    只不過,岳婉蓉雖想的明白,這些話卻不會再說出口。

    夏傾歌能說的話,都已經說了,岳婉蓉看得出來,她是心意已決,勢必要送他們離開的。她說的再多,都不可能改變夏傾歌的心意,反而只會給夏傾歌添負擔。

    如此,她寧可將事情都藏在心里,什么都不再說。

    緊抓著夏傾歌的手,岳婉蓉笑笑。

    “傾歌,你和天絕都是有盤算的人,你們也都是有家的人,我和你爹、長赫不在你們身邊的時候,你們也要多想著我們,遇事的時候不要硬拼,保護好自己。”

    “娘,我都明白。”

    “行,既然你都明白,我也不多說什么了,都聽你的安排,你說什么時候走,就什么時候走。”

    夏傾歌聽著這話,心稍稍放松了不少。

    她真怕岳婉蓉固執的不肯離開。

    岳婉蓉沒在夏傾歌這里多逗留,又簡單的聊了幾句,她便離開了。雖說離開的事,夏傾歌多半都會安排,他們為了掩人耳目,也不會帶太多的東西,可是該準備的,她還是要稍稍做些準備的。

    他們萬無一失,是對自己的負責,更是讓夏傾歌安心。

    倒是不知道岳婉蓉的心思,看著她走遠,夏傾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她半依偎在椅子上,有種倍感無力的感覺。

    涼嬤嬤進來的時候,就瞧見夏傾歌這副模樣,她關切上前。

    “王妃,你沒事吧?”

    “沒事。”

    夏傾歌聽到聲音,也回過了神來,不想露出一副頹然無力的樣子,讓人為自己擔心,夏傾歌稍稍坐直了身子,打起精神來,迅速開口。

    “涼嬤嬤,之前讓你辦的事,繼續去辦吧,我娘已經答應了,其他人若有什么問題,你大可以讓他們去找我娘談,我想我娘會勸說他們的。我這邊,也會盡快準備,爭取后日就讓他們走。”

    “是,老奴明白了,王妃放心,老奴會安排好的。”

    “有勞嬤嬤了。”

    也虧得夜天絕有先見之明,將涼嬤嬤和金嬤嬤派到了她的身邊,她們兩個人,不但能關心她的生活,照顧她的身子,更能將她交代的事辦好,讓她省了不少心。

    想想,夏傾歌真的覺得慶幸又愧疚。

    “嬤嬤,你和金嬤嬤也漸漸都上了年紀,還讓你們這么奔波勞累,是我和天絕的不是。等等吧,等這事平靜了,咱們都搬去了自己的家里,我給你和金嬤嬤指派兩個伺候的人,你們也過些舒坦日子。”

    涼嬤嬤知道夏傾歌的心思,聽著這話,笑著應和。

    “王妃和王爺心善,照顧老奴和金嬤嬤,那老奴就厚著臉皮應下了。王妃,咱們可說好了,等到了咱們自己的家里,老奴和金嬤嬤可就什么事都不干了,專門哄兩個小公子。到時候,王妃可不要舍不得撒手,不讓老奴看小公子。”

    “行,都應嬤嬤的。”

    “那老奴就先謝過王妃了。”

    涼嬤嬤說著,滿臉的喜色,仿佛她已經看到了夏傾歌的兩個小娃娃,真的哄在手上了似的。

    那樣子,讓夏傾歌哭笑不得。

    夏傾歌也不多說,她起身讓涼嬤嬤扶著,又去了小藥房。

    夏傾歌在小藥房里一待就是一整天,也就是中間金嬤嬤和涼嬤嬤兩個人輪番勸著,她才稍稍歇息歇息。夜色暗下來,她才從小藥房里出來。只不過,夜天絕還沒回來,至于熬戰,依舊不見人影。

    回了房間,看著金嬤嬤、涼嬤嬤準備的吃食,夏傾歌卻沒有什么胃口。

    看向素語,夏傾歌忍不住問。

    “知道王爺在忙什么嗎?還有熬戰,還沒有消息嗎?”

    聽著問話,素語迅速回應。

    “回王妃,王爺在書房里,陸陸續續進去了不少的影衛,至于在做什么,奴婢不敢窺探。還有熬戰,他也沒有消息呢。奴婢暗中問了問,他走之前,真的對誰都沒留話,估計只有王爺知道他的消息。”

    “這樣啊……想來是天就讓他辦重要的事去了,你也別太擔心了。”

    “奴婢不擔心。”

    素語話音落下,夏傾歌不由的睨了她一眼,“什么時候,你也學會口是心非了?”

    雖說影衛都是夜天絕訓練出來的,從一開始就做好的犧牲的準備,哪怕是死也甘愿,可是,人都是一樣的,能活著,誰又真的希望死了?尤其熬戰和素語兩個,還是動了感情的,有了牽絆,也就少了最初的那份冰冷和決絕,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只怕她的心里,著急著呢。

    被夏傾歌戳破心思,素語微微低頭,“王妃,奴婢有錯,請王妃責罰。”

    “什么錯?”

    “奴婢和熬戰都是王爺和王妃的人,哪怕在一起了,也不該有私心,應當事事以主子為先。與擔心他相比,奴婢更應該擔心他有沒有將王爺交代的事辦好。可奴婢動了私心,奴婢有錯。”

    素語的話說的認真,話音落下,她便跪了下來。

    那樣子,倒是讓夏傾歌愣了愣。

    不過,很快她就笑了出來,“行了,起來吧,在我身邊,沒必要動不動就跪,我不喜歡這一套。”

    “是,奴婢下次不會了。”

    素語說著,隨即迅速起身,之后低頭站在夏傾歌面前。

    夏傾歌瞧著,緩緩開口,“你說你有私心,可是,誰又沒有私心呢?你擔心熬戰,人之常情罷了,這算不得什么錯。更何況,若是熬戰好著,能夠平安回來,那他自然是將天絕安排的事辦好了的,而若是他出事,那辦事情自然也是沒影的。兩者相輔相成,你算不得錯。”

    “王妃,奴婢……”

    “好了,什么都不用說了,我心里明白。你去書房那邊瞧瞧,看看天絕還要忙多久?若是方便,你告訴他,我等著他一起用膳。”

    夜天絕也是個拼命的,辦起事來,一點都不顧及著自己的身子。

    她自然也得多為他考慮考慮。

    她等著,他就一定會回來,而且速度不會太慢,這樣,能休息也能用膳,最好不過。

    明白夏傾歌的心思,素語迅速退了出去。這次,她辦事也算利落,不過一刻鐘的工夫,夏傾歌就見夜天絕興沖沖的從外面走了進來。

    一邊走,他還一邊開口,“傾歌,有個消息要告訴你。”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