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444章 太會吹

作者:云念小小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看著夜天絕的樣子,夏傾歌不禁有些好奇。

    “什么消息,值得你這么開心?”

    “你應該猜得到,”坐到夏傾歌的身邊,夜天絕攬著她的腰,大手下意識的撫摸著她的肚子,他笑著說道。

    聽著這話,夏傾歌心里便大致有了譜。

    “是單家那邊有消息了?”

    “嗯。”

    夜天絕點頭,也不再賣關子,看著夏傾歌,他笑道。

    “剛剛幽羽傳回了消息,皇甫霖沒顧皇甫鉞的阻攔,派了他手下兩百護龍衛,由龍二帶著,把單家給掃平了。單家上下,除了幾個下人趁亂逃了出來,其他的全軍覆沒。”

    單家沒了,那是他們罪有應得,而夏傾歌不用比試,也能省些力氣。

    只是,夏傾歌沒成想,皇甫霖的動作這么快。

    微微搖頭,她輕聲道。

    “之前,單家的消息就傳的沸沸揚揚,你不是也說了,有人說單家可惡,可也有人說是皇甫家栽贓。原本清者自清,皇甫霖按兵不動,整個皇甫家在后面為他籌謀,輿論的方向對他還有兩分好處。可是現在,他讓人掃平了皇甫家,偏偏又存了漏網之魚……這不是自尋死路。”

    皇甫霖這次,怕是要把自己玩死了。

    聽著夏傾歌的話,夜天絕認同的點頭,“就是這個道理,只可惜皇甫霖當局者迷,沒有看透。”

    “皇甫鉞不是勸他了?他沒聽?”

    “他是個能聽得進去別人勸告的人嗎?”

    皇甫霖那性子,全都是皇甫家慣出來的,自小他就知道自己非同尋常,以后能做皇甫家的主,如此,還哪肯讓別人去做他的主?皇甫家的長輩借著身份年歲,壓著他些許,這是沒辦法的事,可是皇甫鉞、皇甫杰之流……

    他能看得上眼就怪了。

    這道理,夏傾歌也明白,她微微點頭,不禁笑笑。

    “要不說呢,這凡事都有利弊,不能一概而論。皇甫霖的確有幾分聰明,幾分本事,可是,皇甫家只看到了他的好,越發的驕縱著,也就在無形中讓他越來越不成氣候了。反倒是皇甫鉞,之前看他不怎么樣,而且見了女人,還有點挪不動窩的感覺,偏偏到了關鍵時候,卻是能拎得清的。真是人不可貌相,人也不可縱容。”

    手附在夜天絕的手上,夏傾歌也撫摸著自己隆起的肚子,她勾唇。

    “天絕,以后咱們可得好好教育這兩個孩子。”

    皇甫霖的教育,那就是前車之鑒。

    男孩也好,女孩也好,總歸都得好好養,除了讓他們學知識,練本事,也得讓他們明事理,懂禮數。這些都是要從小抓起的,小時候驕縱了,等長歪了再往回改,那就難了。

    夏傾歌在心里,暗暗警戒自己。

    聽著她的話,看著她略微有些擔憂的模樣,夜天絕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來。

    攬著夏傾歌,他勾唇道。

    “放心,咱們的孩子隨根,必然是品性上佳,忠正良善的。到時候咱們再好好教育著,必成大器。”

    “你倒是會吹。”

    睨了夜天絕一眼,夏傾歌不由的笑了出來。

    看著夏傾歌的模樣,夜天絕理直氣壯,“我這不是吹,而是實事求是。難不成我品行不端?你不夠善良?他們隨根,自然是我們這樣的,皇甫霖之流比不了。”

    “這句吹得更厲害。”

    夏傾歌說著,也不理會夜天絕,她抬箸給他夾菜。

    “別說那么多有的沒的,先吃些東西,你也忙了一整天了,也該好好吃點,好好休息了。”

    一邊說著,夏傾歌一邊看向旁邊的涼嬤嬤。

    “勞煩嬤嬤,再去小廚房里,給他弄個湯在小灶上煨著,等晚些的時候再端過來。”

    “是,老奴這就去安排。”

    涼嬤嬤笑著回應,隨即便退了出去。

    看著涼嬤嬤走遠,夜天絕才貼著夏傾歌的耳畔道,“哪就那么嬌貴,夜里還需要單獨燉湯了?你都沒這么享受,我這一個大男人,怎么好意思?”

    “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你要是身體垮了,才要不好意思。”

    說著,夏傾歌就往夜天絕的碗里夾了一塊肉。

    夜天絕看著,嘴角微微抽搐。

    “傾歌,早就告訴過你了,不能暗示男人不行。我這身子,就算為了你后半輩子的幸福,也不可能垮,你就不要擔心那些了。”

    “沒個正經的,吃還堵不上你的嘴?食不言寢不語,規矩都學哪去了?”

    “行,聽你的,規矩點。”

    夜天絕笑著應著,美滋滋的享吃著夏傾歌夾到碗里的飯菜,他動作優雅,速度卻不慢,沒多久就吃完了。看著夏傾歌,他這才又緩緩開了口。

    “我聽說素語暗地里打探熬戰的去向了。”

    聽著這話,夏傾歌一點也不意外。

    一來,素語擔心熬戰,私下里問了不少人,她沒藏著掖著,這件事不難查。二來,這閑云山莊上下,雖然有司徒浩嵐的人,但留下來的,多半還是夜天絕的人手,有這么多眼線在,自然沒什么能瞞過夜天絕的。

    點點頭,夏傾歌輕嘆,“也是擔憂,別說她,我也好奇你讓熬戰去做什么了?”

    “別好奇,也別擔憂,過幾天你就知道了。”

    “這么神秘?連我也不能說?”

    對上夜天絕的眸子,夏傾歌詫異的問道。

    要知道,從重生相遇開始,他們之間就少有秘密,遇事雙方商量,坦誠相待,這才是常態。可這次熬戰的事,她都問過好幾次了,夜天絕居然一點口風都不露。

    這也太不正常了。

    看著夏傾歌疑惑的模樣,夜天絕抬手,輕輕的揉揉她的頭。

    “用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現在不說,也免得隔墻有耳,傳出去對熬戰不利。事情成敗重要,但熬戰的安全也重要,多謹慎點,這沒壞處。”

    夜天絕耐著性子解釋了,夏傾歌自然也不糾纏。

    “得,那我們等就是了。”

    “嗯。”

    “對了,我想讓我娘他們,搬到你新買的莊子上,再調回一些人來掩人耳目,這事還沒跟你商量。你看可還方便?我想安排他們盡快離開。”

    這話,夏傾歌雖然之前沒和夜天絕說,不過,夜天絕也得到了風聲。

    對于她的安排,他也是認同的。

    “讓爹娘、長赫他們暫時離開閑云山莊,倒也挺好的,這事你交給我吧,我保證將他們安排的妥妥的,不讓他們有危險。”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广东福彩快乐10走势图